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九十二章 孤王在一天,你们就一天没有机会,永远(6k+)

第九十二章 孤王在一天,你们就一天没有机会,永远(6k+)

    本来柳雪颜被秦夙抱着,她是感觉有点别扭的,忽听秦夙的话,她的脸部肌肉剧烈的抽搐了好几下,火气代替了别扭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硌的慌?是我让你抱的吗?”柳雪颜不高兴的把秦夙推开,指着床的另一侧:“你自己到那边去睡!砦”

    “硌的慌也比没的抱强。”秦夙还捏了捏她手臂上的肉:“嗯,明天让御膳房给你每顿的菜里加一碗红烧肉!”

    红烧肉……肥猪肉。

    他爱加就加,至于吃不吃,那是她的事,更何况,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做主,他管得着吗鳏?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抱什么人睡觉,我想,这整个王宫里,多少女人都会心甘情愿的送到你的床上去,何必跑来我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王妃,是我名正言顺娶来的,我不抱你抱谁?”秦夙刻板的说:“再说了,我若是抱了其他人,你会愿意?”

    “你要抱谁就抱谁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说的好像她是那种妒妇一般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突然想起晚上她将鸳鸯逐出王宫的事,她突然又心虚了,她刚刚还那么理直气壮,将鸳鸯逐了又算什么?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嘟嘴道:“你大可以不让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夙盯了她几秒钟,慢吞吞的给出了一人答案:“我常常睡不好,但是,你身上的味道,可以让我安眠,所以……非你不可!”

    柳雪颜的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她怎么说秦夙总是要跟她睡在一起,而且,还总抱着他,他的那个动作非常有杀伤力,每次待在他的怀里,听着他的心跳,闻着他的味道,感受着他的体温,她总有种两人融为一体了的错觉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那种错觉,让她对他的沉溺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大约是酒气仍未全退,她板起脸冷冷的说:“我今天晚上不舒服,不想任何人碰我,而且,我身上有酒气,怕也是你不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今天晚上我不碰你。”秦夙退后到床的另一侧,转过了身去躺好。

    一室的宁静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了,这个夏季的夜晚,本来还有一点闷热,柳雪颜却觉得四周袭来一股股凉意,冷的刺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之后,秦夙的那边传来了一阵平稳的呼吸声,他应当是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自嘲一笑的也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阖上眼睛却是久久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早上柳雪颜醒来的时候,秦夙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每天早上要上早朝,一天不落,所以,自从来到秦国王宫之后,柳雪颜在早晨便没有见过秦夙。

    酒精的余威还在,坐起身后,她就头疼欲裂的痛吟出声。

    嘴巴里一阵口干舌燥,寝殿里无人,看到不远处的桌上有水,懒的唤人进来倒水,掀开被子,脚边的鞋子也懒的穿,就走到桌边倒水。

    倒了杯水,水才刚吞下去,还未咽进喉咙,突然寝室内一阵低斥声响起:“怎么又不穿鞋子?”

    是秦夙的声音。

    柳雪颜艰难的将哽在喉咙的水咽下去,因为这一惊吓,那一口水刚刚差点把她给噎死。

    水吞了下去,她才转头看向寝室的外面,秦夙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脸上挂着惯有的淡漠又疏离的表情,清冷中透着孤傲,他的五官轮廓深邃分明,映在寝室入口的白光里,更显俊美绝伦。

    今天的秦夙,穿了一身黑底绣着抽像花纹的衣裳,长发用银冠束在头顶,窄袖、长裤,腰配一把长剑,这一身劲装,犹如一名气质绝佳的优雅剑客。

    因为极少看到秦夙这样装扮,忍不住上下打量他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是上朝去了吗?”现在是早上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已经结束了!”

    柳雪颜瞅着窗外,窗外的日光正浓,可不已经是上午了嘛,她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“绯红和绿萝两个也没叫我起床。”柳雪颜脸上微窘。

    “是我让她们不要打扰你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穿这一身是?”他这样去御书房的话,

    会引得一片诧异吧,毕竟他的身份是曜王,是一国之君哪,虽然这一身很好看,可是,这不是正装,他一向对着装很讲究的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已经醒了,就赶紧去洗漱,洗漱完再把早膳给用了。”秦夙面色温和的嘱咐她。

    “啊?”柳雪颜讶异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事,先换了衣服去洗漱!”秦夙又催促她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,不过,他亲自过来找她,一定是有紧急的事了。

    她将杯里的残茶喝完,转身去找衣服。

    “先把鞋子穿上!”秦夙斥责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真是暴君,什么都要管,她穿不穿鞋子他也要管,为免再被他念,她只得将双脚穿进鞋子里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匆匆洗漱,应了秦夙的要求,穿了轻便又简单的衣服,又匆匆用了早膳。

    柳雪颜从餐桌上起身:“好了,现在我早膳已经用完了,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吃饱了?”秦夙低头看她嘴角还有饭粒,伸手为她拿掉。

    只因他一个不经意的动作,手指触到了她嘴巴的皮肤,她的心脏一下子加速,看到他指尖的饭粒,柳雪颜赶紧拿手帕擦了擦嘴巴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!”她闷闷的说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就跟我来。”秦夙拐出了偏殿,往雪央宫的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柳雪颜紧跟在他身后,还是止不住心里的好奇:“曜王,到底是什么事?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不过,秦夙不理她就是了。

    等坐在了出宫的马车上,柳雪颜心里还是纳闷。

    掀开车帘,看着车帘外的行人,柳雪颜禁不住好奇,问向身侧那个打算当雕像的某王。

    “曜王陛下,我现在人也跟你一起出来了,你是不是该告诉我,你打算把我拐到哪里卖了吧?”

    秦夙本来正阖眼假寐,听着柳雪颜的话,他笑了出来,睁开眼睛,狭长的凤眸含着一丝邪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就算要卖,也要选值钱的卖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嘴角抽了抽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说我不值钱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他是没这么说,但是,他的话就是这意思,

    柳雪颜的脸黑了,现在她有冲动,想拿一把刀子,在他俊美的脸上划上那么几刀,看他还怎么得意。

    在柳雪颜心里折磨秦夙的时候,那边他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军营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诧异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去军营?”

    秦夙微微阖眼,平静的语调没有半点情绪:“不是让你写计划吗?写计划之前,先到两个军营去看看,了解一下情况,这样便于你写计划。”

    突然的,柳雪颜又兴奋了,高兴的双眼闪着光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柳雪颜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,话也变的多了起来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:“军营在什么地方?我们什么时候能到?这马车也太慢了吧,都快比我走的慢了,我说……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,早知道要去那里,昨天晚上我就提前准备准备了!”

    秦夙只是坐在旁边,嘴角勾起一道愉悦的弧度,看着柳雪颜兴奋快乐的样子没有说话,任由她在那里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终于到了军营所在地,马车在军营前停了下来,因为,军营重地,是不允许马车出入的。

    马车刚停下,柳雪颜也不等秦夙,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军营建立在城外八里之处。

    高高的城墙由坚硬的岩石所筑,固若金汤,军营的营门大开,入目是军营四面八方的八个瞭望台,还没有下马车,就听到的那阵气势恢弘的叫喊声,现在下了马车,听起来更加震憾了几分。

    秦夙提前派人通知,第一军营的三品将领宋清早早的在军营大门前等待。

    “臣宋清参见陛下!”宋清恭敬的单膝跪地行礼,他身后的两名副将也同时跪下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并不爱那些礼节,迫不及待的冲进军营里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来说,军营或许是一个让人畏惧的地方,对于她来说,军营就是相当于家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现代里,她有十年的时间,都是待在训练营里,训练营就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刚来到这军营的外面,听着里面的声音,她的心里就有一股熟悉和亲切感。

    “曜王,你就跟他们先聊着,我先进去了!”柳雪颜受不住那些繁文缛节,还是先进去瞧瞧比较合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刚动了一步,手便被秦夙拉住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呀,先进去,我转一圈之后,再去找你。”柳雪颜一本正经的答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军营,岂是你能乱闯的地方?”秦夙皱眉低斥:“你还是跟我一起进去。”

    也是!这里她确实不能乱闯。

    柳雪颜挣脱他的手,朝沈清伸手:“通行令牌!”

    沈清是军人,有着军人的傲骨,从不对敌人投降,所以,有了今天的军功和位置,突然被一个女人命令,心下不甚舒坦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军营,不准女人出入!”沈清板着脸说。

    柳雪颜眯眼,仔细的打量了沈清一眼,然后,她笑眯眯的绕着沈清走了一圈,等她重新回到秦夙身边时,手里多了一块令牌,她将手里的那块令牌朝沈清晃了晃。

    在那块令牌上面,赫然一个‘沈’字

    沈清一看那块令牌,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腰间,腰间放令牌的位置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你!”沈清怒指柳雪颜:“把我的令牌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嘲讽的看着他:“你还是名将军呢,随身令牌可是很重要的东西,你却拿不住,而且,还是被你歧视的女人拿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颜儿,胡闹,把令牌还给沈将军。”秦夙严肃的冲柳雪颜斥责。

    “还就还!”柳雪颜只得把令牌扔回了沈清的手里。

    接过令牌,沈清飞快的将令牌塞回腰间,刻意塞的更严密了几分,盯住柳雪颜时,眼中透着戒备。

    “颜儿是孤王的王妃,由她负责这次第一军营和第二军营的比赛事宜,给她一张通行令牌,让她四处看看。”秦夙不慌不忙的介绍。

    沈清脸上明显的诧异,却因秦夙之令,不得不拿出一块通行令牌给她。

    接过令牌的柳雪颜,笑吟吟的冲二人挥了挥手,便进去了军营,留下秦夙和沈清两人在军营外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军营外发生的不愉快的事,并没有影响柳雪颜的心情,她进了军营之后,就四处转悠,偶有被人阻拦,拿出通行令牌之后,便没有人拦她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军营,比柳雪颜在现代时看到的那些军营古迹,更加壮观、气派。

    她参观了休息区、膳堂、和粮草区。

    这些都没什么,与她看的古迹差不多,只是面积更大而已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参观了库房。

    库房设立在北面的一幢两层楼的里,上下两层,全部摆设的是军器。

    ‘吱呀’一声,库房的大门打开,首先映入眼帘的,就是八个大字。

    兵器重地、严禁烟火。

    看到这八个大字,柳雪颜的心里更兴奋了。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的参加里面的东西,入目便是数十架大型强弩,每个强弩都有十个箭槽,是可以发出十支箭的大型兵器。

    强弩的金属色甚浓,柳雪颜的手指在上面抚过,心里莫名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穿过强弩,转向一旁的弓箭区。

    在这库房里,弓、箭、刀、剑、长枪、盾牌、长鞭等战场上会用到的必需品,每看到一样东西,柳雪颜都会用手触摸一下。

    以前摸到的东西,因为是出土的,多多少少都带有千年岁月腐蚀的痕迹,哪里会有这样光鲜的?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这里全部都是无数年前的古物、珍宝。

    她贪心的想着,如果把这整个兵器库都搬到现代她一定发财了,不说发财,这也会令考古界和盗界乃至整个世界震惊。

    参观完这些,下面要参现的,就是最让她向往的训练区了。

    那是除了睡觉之外,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,也是她这次参观的重点。

    操练场在整个军营的是中间区域,操练场旁边有高台,站在上面可以看清下面的景物。

    柳雪颜站在高台朝下面望去。

    整个操练场上面数千人正在整齐的进行训练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操练的时间,操练场上,密密麻麻的人,在各个训练场上训练。

    只一眼,柳雪颜便皱起了眉来。

    如她所料的一般,因为这枯燥乏味的训练,那些军人们,一个个精气神不足,整个操练的过程,相当敷衍。

    她下了高台,朝操练场内走去,随手教训了两个不正式打斗的兵士。

    柳雪颜的出现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被她打倒在地的两名兵士看是柳雪颜,顿时生气的爬了起来,看到眼前的人是个女人,那俩人的脸别提多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唉哟,被女人给打了,真丢人!”旁边有人取笑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被打了,我一定找个地缝钻进去。”其他人开始附和。

    “女人,我要跟你单挑!”其中一个被踢倒在地的人白着脸指向柳雪颜挑衅。

    柳雪颜嘲讽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单挑了,你们两个一起上!”她眯眼盯着面前二人:“因为,就是你们两个一起上,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被柳雪颜讽刺的俩人对视了一眼,顾不得男女有别,迅速朝她攻击。

    柳雪颜不慌不忙的站在原地,等他们两人攻击到她的面前,她才不慌不忙的闪开,速度之快,让那俩人压根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们反应过来之时,柳雪颜已经站到了其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柳雪颜伸出手指朝那二人勾了勾:“我在这里,继续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二人不敢再怠慢,分别从两边包抄柳雪颜,而这一幕,看的旁边的那些观众们顿时热血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夙和沈清两个到的时候,看到的正是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那两名兵士动作极快的朝柳雪颜出招,两人快要攻到柳雪颜的肩膀时,突然改攻她的腿。

    而柳雪颜似乎早就已经预算料到他们会使出这一招,轻松的跃了起来,再横腿一扫,两人的腿被柳雪颜踢中,疼的将腿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两人站起来,欲再攻击时,柳雪颜一个跃身,伴随着‘唉哟’两声,那两人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柳雪颜漂亮的旋转后,轻盈的落地,赢得现场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四周突然围了许多兵士,将柳雪颜围拢了起来,先是漂亮的身手,又有一张倾城的美丽容颜,让男人们一个个心猿意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好身手,在下佩服。”被柳雪颜打倒在地的一名男子爬起来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姑娘真是好身手,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对象了?”

    “姑娘,就算你已经有了对象,也可以多考虑考虑,你看看我怎么样?姑娘不如就嫁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就你还想娶这位姑娘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要嫁也是嫁我!”

    众人们围着柳雪颜七嘴八舌的求亲了起来,眼看有愈演愈烈的苗头。

    而站在操练场外的秦夙脸色已经不甚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做什么?”沈清一声喝令。

    那些兵将们听到沈清的声音,吓的赶紧分开了来,只有柳雪颜站在众人的最前方。

    但是,其中还是有人不甘的向沈清请求道:“沈将军,我要向这位姑娘求亲,请沈将军为我作媒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!”

    局势又要越演愈烈,沈清的脸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不等沈清说什么,秦夙已经走到众人身前,拉住

    了柳雪颜的手,将她带离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有认出秦夙的,慌张的冲秦夙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“参见曜王陛下!”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一个个哪里还敢再求沈清作媒,齐刷刷的朝秦夙跪了下去,一瞬间,声可震天。

    “参见曜王陛下。”

    秦夙的表情向来傲慢惯了,即使面对这么多兵将,他依然面色不改,只是,表情不甚愉悦。

    “平身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众人起来了。

    秦夙一条手臂忽然霸道的将柳雪颜搂进怀里,霸气的宣告:“颜儿是孤王的王妃,只要孤王在一天,你们就一天没有机会,永远!”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吼吼,明天有加更……

    X2412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