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闻着那鱼的味道,竟觉胃里一阵翻腾(6k+)

第一百一十一章 闻着那鱼的味道,竟觉胃里一阵翻腾(6k+)

    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在台阶上相拥,这一幕看的石平和王明两个脸上一热的转过头去,零瞅了一眼,就直接跃上了屋顶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之后,秦夙搂着柳雪颜的双臂松了一些,柳雪颜突然闷哼了一声,脚下一软,身子软软的往下倒去,秦夙的双手又迅速扶住她。

    秦夙打量柳雪颜的表情,低头朝她的腿看去,她左腿的脚腕处几乎肿成了馒头旎。

    被秦夙锐利的目光盯着,柳雪颜心虚的挪动了自己的脚,往裙摆的下面缩。

    尽管她再缩,秦夙也已经看到了鞅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秦夙沉下脸,声音里带着几分凌厉。

    “呃,应当是我逃走的时候,不小心扭的。”当时从废弃茶屋逃走的时候,好像被扭了一下,后来一直忙着缴获那批鸦片,她顾不上自己的脚,路上的时候一直隐隐的疼着,她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的神经都放松了下来,那疼痛也变的尖锐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夙二话不说的将她拦腰抱起,往府衙内走去。

    大夫很快被请了来,判定只是扭伤,开了些药给她敷脚,然后在府衙后堂休息,府尹则在前堂向秦夙汇报这次废弃茶屋事件,并将柳雪颜所下之令,全部呈报给秦夙。

    在后堂的柳雪颜,脚泡在药水里,药水致使她昏昏欲睡,只听了前一部分府尹向秦夙汇报,后半部分的时候,她靠着椅背睡着了。

    还是秦夙过来,将她给唤醒的,而她就躺在府衙后堂的一间简陋房间的榻上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,秦夙微笑的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看着四周的环境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建城府衙,我们该回宫了。”秦夙摸摸她的小脸温柔的说。

    她向来抵抗不住他的温柔,不禁温柔的回望住她。

    忽地,她想起之前发生的事:“对了,鸦片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有我,你不需要操心,你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,就是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件事要说。”柳雪颜迟疑了一下才说:“这次抓我人的,可能是乌兰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夙点头,脸色阴沉的可怕:“有人亲眼看到玛雅公主等人逃离那家茶屋,他们敢碰你,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不重要,我听他们说过,他们已经售出了一半的鸦片,必须要查到那一半鸦片的去向,否则,可能会导致成千上百人受害。”柳雪颜急道。

    身为现代人,她深知毒品的危害。

    秦夙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派人去查,目前,你的身体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的心因他的这句话一下子柔软下来。

    她差点就忘了,他是秦夙,是令整个华夏大陆闻风丧胆的王,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?

    她歉疚的垂下头:“对不起,是我太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他微笑的柔声说道:“你不用说对不起,你也是因为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嘟起小嘴,笑眯眯的说:“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宫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当天下午,有人发现,三名男子被打昏在一个巷子里,两名被打的全身骨折,另外一名全身的骨头皆碎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。

    回宫之后,柳雪颜没有再去过问鸦片一事,不过,她从石平和王明的口中听到一点风声。

    自那次之后,秦夙严查鸦片一事,逮捕了不少人,其中不乏几名当朝官员,并且,全国搜捕乌兰国的玛雅公主等人,不过,连续半个月,都没有找到玛雅公主等人的踪迹,好似他们一行人从秦国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柳雪颜知道,玛雅公主他们一行人,只不过是躲起来了而已,现在风头正紧,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只等风头一过,再离开秦国。

    因鸦片一事,秦国同乌兰国之间的关系也变的紧张起来,乌兰国不断的向秦国的边境挑衅寻事,只不过,乌兰国只是一个小国,不敢大肆举兵进攻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秦夙都能够解决,柳雪颜甚是安心的待在秦国王宫内。

    偶尔让人给

    秦华瑶和沈清之间传递信件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贫民区向来是官兵和百姓极少会去的地方,这里治安混乱且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,相当混乱,即使偶尔有流血事件发生,官兵也不会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而在建城西北角的一处贫民区,是众多乞丐的聚集地,许多乞丐聚集在这里。

    一名鼻青脸肿的乞丐,一手拿着拐杖和破了角的黑瓷碗,一边指着墙边坐着的五男一女:“罗爷,就是他们,就是他们抢了我们的地盘,还打伤了我们几十个弟兄!”

    被称作罗爷的男人,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,头发有些许花白,脚步却沉稳有力且目光精湛。

    罗爷的身后跟了好几十名乞丐,他们一行人来到了那五男一女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五男一女不是别人,正是玛雅公主和乌巴托他们一行人,因为追缴他们的风声太紧,他们只得躲在了官府都不会来的三不管地带,与乞丐为伍。

    乌巴托看有人过来,立刻站起来,凶狠的瞪着罗爷。

    “昨天你们还没有被教训够是吗?还敢来!”乌巴托阴狠的道。

    罗爷冷笑的看着乌巴托:“就是你打伤了我丐帮的弟兄?”

    带领罗爷过来的乞丐,战战兢兢的躲在罗爷身后,指着乌巴托说:“罗爷,就是他,他打伤的人最多,还有后面那个女的,她的手里有一根鞭子,抽的人身上都是血条条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又怎样?”乌巴托傲慢的看着罗爷:“臭乞丐,最好滚远点,别来惹我们!”

    “你们占了我弟兄的地方就罢了,却还打伤我的弟兄,那我罗爷可就不能坐视不理了!”罗爷站在原地轻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想替他们报仇?”乌巴托端起了架子,嘲讽的道:“那就来试试,爷我今天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看罗爷身形瘦小,乌巴托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罗爷双手向身后示意,一众乞丐们,慌忙后退了十几步,他不慌不忙的卷起袖子,精湛的目光冷睨乌巴托:“今天就由我罗爷来告诉你,对长辈要尊重!”

    乌巴托见状,飞快的上前去,一拳打向罗爷的心脏位置,然,他的拳头还未击到罗爷,罗爷的身形一闪,很快闪开,退到了乌巴托的身后。

    乌巴托的块头大,反应稍迟钝一些,未来得及转身,罗爷已经抬脚,两脚分别踢在了乌巴托后膝盖上。

    膝盖遭重击,乌巴托的膝盖重重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乌巴托惊的想起身,偏膝盖上传来的痛令他无法起身,他气急败坏的从腰间拔出剑,挥臂向后扫去。

    罗爷却是一脚踩在剑身上,右脚的脚尖稍稍用力,乌巴托那削泥如铁的剑被生生折断,再脚尖一点,那落下的剑尖飞了出去,银光一闪,乌巴托双手的手腕各露出了一条血痕,他的双手垂了下去,腕上的手筋被割断了。

    玛雅公主见状,立刻指使其他三名侍卫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,罗爷却是一脚一个踢中三人的头,将那三人踢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玛雅公主惊恐的瞠大双眼,咬牙抽出了腰间的金鞭,凶狠的将鞭子甩了出去,罗爷身形一转,便躲开了玛雅公主的攻击。

    转身,再抽第二鞭,罗爷一脚踢中了鞭子,鞭子迅速被反弹了回去,玛雅公主的肩膀被自己的鞭子重重的甩了一鞭,顿时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玛雅公主闷哼了一声,踉跄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再看眼前的那些乞丐人多势众,再加上一个罗爷,她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,她收起鞭子,捂着受伤的肩膀,仓惶的逃离现场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几名乞丐跟在玛雅公主身后,玛雅公主一路逃走,因为怕被街头的人认出来,她不敢去街上,只在脏乱的小路上穿行。

    但是,后面的那几名乞丐,仍然锲而不舍的追着她,此时她的右肩已经受了伤,没有办法再挥鞭,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,她只能逃走。

    眼看前方已经无路可逃,玛雅公主手按住了伤口,回转过身,准备硬着头皮面对那几名乞丐。

    她玛雅公主,还是第一次这样狼狈,被几名乞丐追着,而且,还仓惶的逃走。

    这时,两个人从屋顶跃下,玛雅公主还来不及

    反抗,其中一人捂住了她的嘴,那两人各握住她的一只手臂,凌空而起,将她带到了屋顶。

    由于嘴巴被捂住,她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眼看着追踪她的几名乞丐到了屋下,看不到玛雅公主,他们没有做任何停留便又跑开了去。

    等人走远了,捂住玛雅公主嘴巴的人才移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对玛雅公主太不温柔了,放开她!”一道清亮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那两人松开了玛雅公主,玛雅公主回头,对上了一张明媚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让人抓的我?”玛雅公主愠怒的道:“你为什么要抓我?”

    赵丹菲上前一步低头轻笑道:“玛雅公主这句话可就冤枉人了,刚才若不是我救了你,现在你怕是已经被人捉了去。”

    玛雅公主冷笑。

    “被你抓和被他们抓,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区别大了!”赵丹菲抬头笑对玛雅公主满是怒容的脸:“被他们抓去,你可能会跟你的手下一样,被打成残废,但是,在我这里,不会有人打你,而且……我还可以帮你报仇!”

    “报仇?”玛雅公主讥讽的看着她: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赵丹菲笑着眯眼。

    “对!就凭我。”她一字一顿:“玛雅公主你曾经说过,我只是一个冒牌的公主,可是,在秦国,即使我只是一个冒牌的公主,也同样拥有与正牌公主一样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玛雅公主上下打量着她: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

    赵丹菲又笑了。

    “玛雅公主,你觉得,你还有选择的机会吗?”赵丹菲讥讽的道:“你在秦国被通缉的消息传出去之后,贵国根本没有出半个人寻找你,至于你乌兰国王宫的父王和母后,已经下旨与你脱离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不可能!父王和母后不会的!”玛雅公主激动的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不是真的,只要玛雅公主你随便到街上找个人,都可以证实,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玛雅公主瞬间无力的跌坐在瓦片上,手里的鞭子也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父王和母后怎么会这样?当初就是父王要我把阿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阿片,就是王妃口中的鸦片,如今,秦国全国都在禁鸦片,你觉得,你的父王会承认是他指使你运送鸦片的吗?”

    玛雅公主绝望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背叛了她,连她最信任的乌巴托也被挑去了手筋,变成了废人,她现在已经没有半个人可以依靠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唯一向她伸出手的人,却是那个被她唾弃、不屑的赵丹菲。

    玛雅公主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握住,恨的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,你选择跟我合作,只不过是想利用我而已。”玛雅公主不是蠢货,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还掂的清自己的分量。

    赵丹菲毫不否认的大方答:“当然,如果你没有利用价值的话,我也不会跟你合作,你该庆幸你还有利用的价值,这也是你唯一翻盘的机会。跟我合作,既报仇,又可以离开秦国;或是现在就被丐帮的人抓住,你只能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玛雅公主抬起狼狈的脸,脏乱的发下,两排白森的牙齿露了出来:“我跟你合作!”

    赵丹菲满意的点头:“好,为表诚意,现在,我就送你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※

    贫民区里突然几名穿着官兵服装的男子逃了出来,身上遍体鳞伤,正好有一队官兵经过,那几人跑到官兵们面前,便狼狈的大叫:“有鸦片,那里面藏着几千斤鸦片,他们不让我们进去,我们的人都被杀了,就只有我们几个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官府与贫民窟,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,但是,互相又看不顺眼,只需一个导火索,就能轻易挑起两方战争。

    那些官兵们在被怂恿之下,迅速召集了附近的上百名官兵,集体围剿贫民窖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‘罪大恶极’,再加上秦夙下令,私藏鸦片,罪证确凿,且冥顽不灵并伤人反抗者,可处以极刑。

    官兵们立刻找了火油,分头倒进了贫民

    窟的主干道和房屋。

    然后,同时将火把扔到火油上方。

    一时间,贫民窟四处浓烟滚滚、火光冲天,哭喊声起此彼伏。

    不少人从里面逃出来,却被等待在外面的官兵以乱箭射杀或是用刀剑砍死。

    贫民窟不远处的屋顶,赵丹菲和玛雅公主二人并肩而立,火光映在玛雅公主的眼睛里,似在她的眼中也燃起了两簇火苗,里头是复仇的火焰,看着已渐渐被夷为平地的贫民窟,玛雅公主的嘴角勾起快意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玛雅公主,怎么样,这份礼物还喜欢吗?”赵丹菲微笑的问着身旁的玛雅公主。

    玛雅公主的手掌摸着颈间已经脱疤的鞭痕,冷笑着说:“这些人只是一些跳梁小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赵丹菲从齿缝中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一句:“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!

    ※

    御书房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是奏折被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七十八间房屋,三百二十九条人命,连最初叫喊的人不是官兵都分不清,这就是孤王的守城兵!”秦夙极少会发怒,这次却是切切实实的怒了。

    左相扑通跪在地上: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息怒,你让孤王怎么息怒?那几个罪魁祸首,现在还没有抓到吗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暂时还不有,据旁边的人描述,那几个人在官兵离开之后,就走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秦夙怒的来回踱步,居高临下的指着左相道:“立刻让初始见过那几个人的官兵画下他们的画像,进行全国搜捕!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

    ※

    雪央宫

    柳雪颜坐在廊下看书,廊下的爬山虎,爬满了柱子,又吊在廊下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阳光屏障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中午时分,柳雪颜看书看的脖子有些酸,揉着脖子扶着腰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旁边的绿萝立马将托盘捧上前,奉上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王妃,喝茶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顺手端起茶杯,就着杯沿抿了一口,又把茶杯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,天已经不早了,您还要继续看吗?”看着柳雪颜拿着书又翻开,绿萝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雪颜抬头看了看天,眯眼笑了笑,起身,把书搁在绿萝手里的托盘上:“天是已经不早了,到用午膳时间了,不看了,去偏殿。”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秦夙中午都会回雪央宫陪她用午膳,下午她再同他一起去御书房译书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柳雪颜刚来到偏殿,秦夙身边的小太监也恰好来到,小太监恭敬的冲柳雪颜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奴才参见王妃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柳雪颜没看到秦夙的踪影:“你们陛下呢?”

    小太监忙答:“陛下让奴才来传话,今儿个中午,陛下就不来雪央宫用午膳了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本来想问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,转念一想,有什么事是秦夙做不到的,便作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的时候,顺便去一趟御膳房,曜王的饮食要清淡一些,另外,再准备一些菊花茶,天热容易积燥上火,菊火茶可以明目去火。”柳雪颜嘱咐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太监答应着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小太监走后,柳雪颜的午膳也送了来。

    午膳十分丰富,御膳房特地做了柳雪颜爱吃的糖醋鱼。

    宫女端菜的托盘从柳雪颜的面前经过,闻着那鱼的味道,竟觉胃里一阵翻腾。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明天一万字咩……

    X2412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