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怀孕了(5k+)
    她没有心情去管这坠子为什么会发出红光,只知道自己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她脑子时面全部都是绯红那凄惨的死亡画面。

    忽然想到傍晚时分赵丹菲采的那些牡丹花,她心念起了,便起了身,拿起剑出了门。

    月光下的御花园,只道一道身影在其中穿梭,剑过之地,红花落了满地旎。

    当这件事传到赵丹菲耳中时,赵丹菲趁夜跑到御花园一片,她精心培育的玫瑰花,全部被斩落在地,满地红花,满园苍荑鞅。

    看到落满地的花朵,赵丹菲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柳雪颜回到雪央宫没多久,得知绯红遇害消息的秦夙,立刻赶回了雪央宫。

    “颜儿!”刚进雪央宫,秦夙便唤着柳雪颜,看到柳雪颜安然无恙的站在卧室里,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疲惫的俊美容颜上,掩不住的担心:“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    柳雪颜笑吟吟的看着他,无事人般的在他面前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我好好的,什么事都没有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夙握住她的双肩,松了口气,轻轻一拉,将她拉进怀里,紧紧的搂着:“还好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头埋在他的颈窝,嗅着他身上的气息,感觉浮躁了一晚上的心也安定了下来,下意识的回搂住他。

    柳雪颜鼻中一酸,笑容依然扬在眉梢,用轻快的语调安慰他:“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推开怀里的柳雪颜,秦夙仍不放心的上下打量她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柳雪颜咬了咬下唇,脸上仍然挂着轻松的笑容:“我没事,我好好的,可是,绯红她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了一半,她突然垂下了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秦夙再一次将柳雪颜搂进怀里,轻轻拍着柳雪颜微颤的后背,轻声安慰道:“我知道,我全部都已经知道了,你放心,绯红的事,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,让凶手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柳雪颜闷闷的说着。

    她虽然嘴上这么说,不过,她心里已经做下了决定,她必须要在官府查到对方之前,把对方给揪出来。

    绯红受过的罪,她一定要对方十倍偿还,否则,难解她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忽地,秦夙摸到了柳雪颜的手腕处,惹的柳雪颜痛的缩回了手,秦夙却是速度更快的将她右手的手腕抬了起来,手腕处红了一片,秦夙盯着那片红肿沉下了脸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柳雪颜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心里面不舒服,到御花园里,把所有的花全部砍了下来。”柳雪颜大方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秦夙眉头也不皱一下便说:“这种事情,你可以让别人做,何必累着自己?”

    “另外,丹菲最爱的那片玫瑰花田,也被我全部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些花而已,她不会计较的,你高兴就好。”秦夙温柔的揉揉她的头,眸中全是宠溺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温柔宠溺,柳雪颜是没有半点抵抗力的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靠在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秦夙,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?”他对她这么好,让她离开这个世界回现代的意识越来越薄弱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她怕是回不了家了。

    秦夙笑了:“还有人嫌别人对自己好的?”

    柳雪颜认真的解释:“你是知道我的心思的,我这样会越陷越深的,如果你不是对我有同样的心意,不要对我太好,你知道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其实,她一直在等,等他的回复。

    秦夙手臂紧紧搂着她的纤腰,嘴巴动了动,想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没有听到他回答,柳雪颜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都说希望越大、失望越大,她总是期盼着秦夙会回应她,对她说一句我爱你,也许她就会死心踏地的留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话已经说的够直白了,就差直接问他,我爱你,你爱不爱我了。

    明知他不会回应她,她还总是对他抱有希望,结果只是失望越大而已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之后,柳雪颜笑吟吟的打破尴尬说:“好啦,我只是说说而已,你不必有负担,我还是那句话,我会遵守约定的。”

    秦夙狭长的凤眸盯着柳雪颜佯装轻松的脸,嘴巴动了动,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柳雪颜自己先躺在榻上,她坐在里侧,朝秦夙唤道:“你不睡吗?”

    “睡!”

    秦夙回答了一个字,便也跟着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在的时候,我总做噩梦。”他刚躺了下来,柳雪颜柔软的身子便自行靠近了他的怀里,拉过他的手环住自己的腰,然后阖上了眼睛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在秦夙的怀里,柳雪颜很快便睡着了,果然没有再做什么噩梦,而搂着她的秦夙,却是盯着怀里柳雪颜的脸很久没有阖上眼睛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柳雪颜一觉睡到日上三竿,而且,醒来之后,还很嗜睡。

    骆天寒让人送来的消息,令柳雪颜的精神一振,所有的瞌睡虫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骆天寒给她的纸条上只有一句话:部分凶手找到了。

    柳雪颜简单的用了早膳,二话不说的出了王宫,到达了与骆天寒相约的地点。

    这是城外一处仓库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骆天寒的一名手下在仓库外等着她,等她到了之后,那名手下将柳雪颜带到地下室,骆天寒已经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到柳雪颜出现,骆天寒就开始唠叨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也太不厚道了,每次让我给你办事,你就拿不与我合作生产玻璃的事要挟我!”

    柳雪颜瞥了他一眼:“你会被要挟,是因为玻璃的利润实在是高,你完全可以不受要挟!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,开玩笑的!”骆天寒当真怕柳雪颜与其他人合作。

    这玻璃一出,立马引起了商界的轰动,因为只有骆家拥有生产技术,属独家生产,物以稀为贵,玻璃的价格居高不下,仍是每每刚上货便被抢购一空。

    这才半个月的时间而已,仅玻璃一项的销售净利润,已经达到了五十万两银子,这还仅是建城一处的销售额,要是货铺满了全国甚至是整个华夏大陆……

    光想到银子的数字,他的眼睛里就开始冒出了无数红心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骆天寒用下巴努了努仓库拐角处被绑起的五个男人:“就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柳雪颜的眸底闪过森冷的寒光,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,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们。

    那五个人中的其中一个惊恐的叫道:“我们刚刚已经说过了,我们只是收了银子强了她,我们并没有杀她。”

    柳雪颜冷冷的看着他们:“那就是说,你们还是碰了她,是吗?”

    她冰冷的语调,令在场的五个人全部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求姑娘饶命,我们也只是收人钱财,替人做事而已。”那些人开始向柳雪颜求饶。

    柳雪颜眸底闪过嘲讽的光亮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我可以考虑饶过你们,不过,你们必须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你问!”一听可以放过他们,那些人的眼中升起了一股希望来。

    “指使你们的人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女人!”其中一人抢答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立马有其他人附和:“她脸上戴着面纱,看不到脸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插嘴:“虽然看不到脸,但是我听到了她的声音,她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本地人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说话的人连连点头:“没错,确实不像本地人,我有听过类似的口音,好像是乌兰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乌兰国!

    柳雪颜的瞳孔骤然收紧。

    是玛雅公主!

    前两天街上的那场大火,听说,有好几个乌兰国的人也被烧死在里面,有人认出了被烧死的人中有乌巴托,大家都以为玛雅公主也葬身在了火海中。

    现在柳雪颜百分之百确定,这个玛雅

    公主她还活着。

    而且,玛雅公主对她的恨意颇深。

    不过,玛雅公主在秦国已经没有半点势力,就连乌巴托也已经葬身火海,她一个过街老鼠,又有什么本事做出这种计划周密的事情来?

    想到昨天傍晚赵丹菲对她说的那些话,柳雪颜若有所思的阴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说的已经说了,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们了?”几名男子开始向柳雪颜要求释放他们。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,快放了我们吧!”

    柳雪颜慧黠的杏眸轻眨,狡黠一笑道:“我刚刚只是说考虑而已,又没有说一定要放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话不算话!”

    柳雪颜的表情骤然转冷,嗤笑着一字一顿:“我已经考虑好了,我不打算放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柳雪颜回到骆天寒身侧:“骆公子,可以动手了!”

    骆天寒听到她的话,拍了拍手掌,立刻有一个人从台阶了下来,那人的手里拿着一把刀子,利索的将几名男子全部阉了,再将几人的关节全部卸了下来,地下室里一阵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这令人发怵的声音,连骆天寒听了都觉得碜人的紧,偏柳雪颜却毫不皱眉的听着,一双眼睛发亮的盯着他们,看着柳雪颜的眼神,骆天寒只觉陌生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从地下室里出来,骆天寒要送柳雪颜回去,柳雪颜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坐着原来的马车返了程。

    返程的途中,柳雪颜想到绿萝爱吃绿豆糕,看到旁边有糕点铺,于是,柳雪颜让车夫把马车停下来,下车去糕点铺买了一盒绿豆糕。

    大约是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没怎么吃东西,胃里难受的紧,闻到糕点里面那浓浓的油腥味,柳雪颜胃里一阵不舒服,头也有一阵晕。

    她身子软软的往旁边倒去,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姑娘小心!”一道清亮的男声从头顶飘来。

    柳雪颜低着头,看到对方身着灰色劲装和黑色马靴:“多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抬头间,柳雪颜对上了一张略显稚嫩的阳光俊容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前两天在街上被她碰倒的那名男子吗?

    “没想到又见面了。”男子一如之前那般,眼睛清澈,目光纯真。

    柳雪颜也诧异的看着他:“是呀,真巧。”

    男子笑看着她,目光纯净无杂质:“姑娘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只是买些东西而已。”柳雪颜扬了扬手里的绿豆糕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,姑娘是不是身体有恙,哪里不舒服?”男子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柳雪颜摇头:“多谢公子关心,我无碍。”

    “再次相逢即是有缘,在下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姓季,单名一个风字。”季风友好的自我介绍,笑的时候,笑容正直的让人根本无法怀疑他有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柳雪颜还是大方的答:“我姓柳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柳姑娘。”季风依然担心的看着她:“不知道柳姑娘住在哪里?在下送姑娘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柳雪颜连连摆手:“我的马车在旁边等着了,多谢季公子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发嘴。”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。”柳雪颜礼貌的冲他点了下头,然后朝自己的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等柳雪颜上了马车,掀开车帘向外面看去,季风正憨直的笑着冲柳雪颜摆手,柳雪颜随手将车帘拉上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她出声嘱咐车夫。

    等柳雪颜的马车走开了,季风收起脸上的纯真,双眼盯着柳雪颜离开的马车诡异的笑了。

    她果然怀孕了,只是,她自己还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回到王宫的柳雪颜,发现绿萝不在,担心的去找绿萝,然后才知道她病了。

    她是被绯红的惨状惊到了,一直高烧不退、呓语不止,太医来过之后,给绿萝开了药,绿萝服下药慢慢的烧退了,柳雪颜才从绿萝的房里离开。


    >

    从绿萝房里回到雪央宫,今早很迟才起的她,照理说下午会精神奕奕才对,可是,才刚回到房里,她又开始哈气连连了起来,靠在贵妃榻上,手里拿着书慢慢的阖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当秦夙来到雪央宫的时候,看到的柳雪颜在贵妃榻上睡着,书掉在地上的画面。

    看到柳雪颜睡在榻上,身上什么都没盖,他皱眉走了过去,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披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刚压在她的身上,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是秦夙,柳雪颜本能的将小脸往他的膝上蹭,打了个哈欠,又阖上眼睛似呓语般的说:“你来了~~”

    秦夙摸摸她的小脸:“绿萝呢?怎么不在这里伺候你?你这样直接直接躺在这里,会着凉的。”

    “绿萝发烧了。”柳雪颜又打了个哈欠才又道:“我现在好好的,只是好困。”

    “要睡就到里面好好睡!”

    “你抱我。”柳雪颜撒娇着伸出了双臂。

    秦夙微笑的低头将她连着衣服一起抱了起来,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把柳雪颜放在卧室的大床上,秦夙拉开薄被也躺了进去,柳雪颜自然的在他怀里寻找最舒适的位置,秦夙也很享受她小脑袋在怀里蹭来蹭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秦夙~~”柳雪颜低低的唤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秦夙拂开她额际的碎片,露出她光洁的额头,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温热的一吻。

    柳雪颜含糊的轻道:“等将绯红的凶手绳之以法之后,就开始救宁儿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惦记着这件事。

    等救完了宁儿之后,她与秦夙之间,也该有个结果了。

    他吻她的动作怔了一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今天一万字更毕……

    X2412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