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颜儿,我终于见到你了。(5k+)
    什么?要她把秦夙的午膳给他送到御书房,她怎么能去送?

    柳雪颜的脑中立刻警钟大作,打算把托盘还回去,那人却捂着肚子,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雪颜才刚吐出一个字,便听到一阵惊天的响声,将她的话给震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一声巨响过后,柳雪颜看到那名太监的双腿夹紧,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紧接着,柳雪颜便闻到一股浓臭味。

    那名太监脸上的尴尬之色更强烈了几分,脸色通红一片,赶紧往后退了两步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快忍不住了,我先走一步,谢了!”

    然后,那名太监飞奔着离开,待那名太监走到台阶下之时,又传出一阵巨响,那太监滑稽的差点跌倒在地,柳雪颜简直不忍直视这幅画面,嘴角微微勾起一弯弧度。

    笑完之后,柳雪颜就开始头疼了起来檎。

    让她给秦夙去送午膳,开什么国际玩笑呢,她怎么能去给秦夙送午膳?

    不行,她还是去找其他人,让其他人去给秦夙送午膳吧,反正……御书房那个门,她是不准备进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她在原地守株待兔了好一会儿,却是没有见到半个太监,倒是把新晋的太监总管给等来了。

    她在潜进王宫的时候听说了黄吉的事,黄吉被发现在自己的住处猝死,死因是被毒虫的毒液所噬,太医和仵作皆不敢靠近他的尸体细查,深怕被感染了毒气。

    在黄吉的房里发现了许多毒虫之类的毒物,还有伺养它们用的毒缸,最后判定为黄吉是误撞到盛有毒物的罐子,意外死亡。

    因为黄吉是被自己所害,又养了那么些毒物,被人认为是不详之人,他的死草草了事,只一张破席子,就卷了送去了乱葬岗,王宫内自发没有人再去提黄吉的事,就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柳雪颜就在想。

    假如,她哪一天也离开了,大概也会像黄吉这样,不会再有提起,大家都会将她渐渐淡忘。

    就像她也从来没有这个世界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新晋的太监总管,是个看起来忠厚老实的人,大家都叫他曲公公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容貌普通,声音略显粗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慢?午膳既然已经端来了,怎么还不快点给陛下送过去?”

    曲公公的身上穿着太监总管的衣服,与他人的不同,柳雪颜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打算,让曲公公去给秦夙送午膳,但身份不同,她现在一个小太监,不可能去指使一个太监总管。

    “总管大人,我突然有些肚子不舒服,能不能让其他人去送?”柳雪颜打算使刚才那个小太监的手法,五官纠结在一起,努力表现出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别想偷懒!”曲公公似已经看穿了柳雪颜的心思,稍大一些声音:“多少人都想给陛下送膳都没有这个机会,你居然还想躲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躲,是真的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舒不舒服,就算你真的是拉肚子,屎拉到裤子里了,你现在也得把这午膳给我送到御书房里去!”曲公公半分不肯通融的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柳雪颜现在想拿个锤子在那个曲公公的头上狠狠的敲一记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在将她往火堆里推呀。

    去给秦夙送午膳,这可不是他好差事,别人梦寐以求的事,她迫不及待的想躲避。

    这曲公公认定要柳雪颜去送,而且,他就站在自己的身边,她现在想撂挑子走人,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她只能在曲公公双眼的注视下,端着手里的托盘,一步一沉重的往御书房里走。

    走到御书房门前,柳雪颜又犹豫了,她该怎样进去,或者……进去之后要怎么办,她是不想再见到秦夙的,秦夙应当也是不想见到她的。。

    她这一进去,就要离秦夙很近了。

    她最怕的就是,如果她离得秦夙近了,就会被秦夙发现她,被他发现,那可不是好玩的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点进去?”曲公公在柳雪颜的身后又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柳雪颜咬紧了牙关,虽不情不愿,还是抬脚,毅然的走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曲公公随着柳雪颜一同进去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静谧无声,只能听到她与曲公公二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进了御书房后,柳雪颜便不再抬头,始终把头给低着,只想快些把午膳送好之后就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打响,心里才想着她直接将午膳放下就转身离开,这样就当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,那边曲公公已经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的午膳已经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当即,柳雪颜脑中警钟大作。

    这个曲公公,是想害死她吗?她只祈求秦夙不要抬头,不要看到她。

    这个希望很快落空。

    即使低着头,她依然能感觉到秦夙那令人无法忽视存在的目光,让她浑身一紧张,连心跳也突然失了衡。

    柳雪颜,你不要紧张,你现在脸上化了妆,身上又穿了太监的衣服,他是不会认出你的,你千万不要紧张!柳雪颜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她的安慰起了效果,或者秦夙根本没有发现她,他的目光只抬头了一下,便又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送来了,就直接放在那边的桌子上!”秦夙指着御书房不远处的桌子,那个桌子是她原本译书用的桌子。

    他居然将那个桌子拿来当用膳的桌子,心里不免有气。

    可是,她现在也不该气这一点的了。

    这个御书房是他的,她现在已经离开了王宫,这个御书房里本来也已经没有她的地方,那个桌子也是。

    他秦夙想在哪里用膳就在哪里用膳,她根本就管不着,她也没有那个资格管,她……也不想管。

    柳雪颜低头端着托盘向那个桌子走去,然后将进膳的托盘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再一次靠近她曾经用过无数次的桌子,突然有些留恋,手移开之时,佯装不经意的划过桌面,桌面微凉的温度,让她想起以前在这个桌子上译书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等把膳食放在了桌子上,她才发现,桌子的左上角,还摆放着她未誊完的书册,在那里摆放的很是整齐,她的心脏不免被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人都走了,他还把这些书摆在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或者,是他忘记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念头只是她收回手那一瞬间脑中划过的,手收了回来,她的思绪也回归平静,然后重新回到了曲公公的身边。

    柳雪颜举止刻意模仿了太监,做的微妙微肖,并没有露出半点破绽,曲公公自然也没看出来:“好了,你可以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曲公公嘱咐柳雪颜,继而自己也向秦夙行礼:“奴才也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低头批阅奏折的秦夙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柳雪颜以为秦夙唤的是曲公公,自己已经往后退了两步,眼看就可以离开御书房。

    当然了,曲公公也以为秦夙唤的是自己,便站在原地,等着秦夙的指示。

    不曾想,秦夙头也不抬的指着柳雪颜:“曲德,你可以下去了,小太监留下,孤王有事情需要你来办。”

    曲公公一点儿也不吃柳雪颜的醋,笑吟吟的俯身:“是,陛下!”

    临走之前,曲公公严肃的叮嘱柳雪颜:“你一定要好好伺候陛下,不许有半点闪失!”

    柳雪颜皮笑肉不笑的低头轻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曲公公又看了柳雪颜一眼,方才转身离开,留下柳雪颜在御书房里。

    等曲公公走了,整个御书房里只有她和秦夙两个人,静谧的空间里,充斥着秦夙的味道,将她整个包裹住,那种感觉,就如同一张密密的蜘蛛网,将她全部包围了起来,密不透风的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有那么一瞬,想直接冲出御书房,不与秦夙待在同一个空间内,此时……她却只能静静的站着,等着他的下一句指示。

    “把那边书架上从左边数第二排第四本书拿过来!”秦夙头也不抬,只是用手指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柳雪颜看了看秦夙所指的书架,虽然不情愿,还是向那个书架走去,按照秦夙的要求,将他指示的那本书拿了下来,悄无声息的走到秦夙身侧,再把书递给秦夙,随后再退回原地。

    书放到了桌角,秦夙立刻伸手将书拿了过来,再低头仔细的看着那本书。

    从柳雪颜的角度,恰好可以看到秦夙那双好看的手,他的手指修长,翻开书页时,手指灵活的捏住薄薄的纸张,动作优雅且优美,可以看出他良好的教养。

    不像她。

    平时做这些事情,都是因为需要装出来,她骨子里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,根本就做不来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想来,他们两个从根本上来说,是一点儿也不相配的,也难怪秦夙会那样嫌弃她。

    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已经决定过了,不会再想秦夙的事情,偏偏她总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。

    现在她就在秦夙的面前,那些奇怪的念头总是冒出来,让她无法控制,离开御书房就好了。

    当她准备出声离开御书房时,那边秦夙的手指突然将书阖上,又放在刚才柳雪颜所放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不对,放回去,再把第四排第七本书拿过来!”秦夙依然是头也不抬的落下一句嘱咐。

    好吧,他让她拿她就拿!

    柳雪颜忍着心里的怨怼,平静的将桌上的书拿走,并放回了书架的原处,再把秦夙指示的书本拿出放在他的跟前。

    再一本,下一本,再下一本……

    整整半个时辰的时间,柳雪颜都在为秦夙找书,他几个书架的书几乎全部被她拿遍了,她也累到两腿发软。

    她敢发誓,秦夙以前绝对没有干过这种事情,让人为他找书找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也不说他到底找什么书,就这么一本一本的让她拿,仅翻了几页,就眉头皱了起来,继续让她找其他的书。

    难怪他会让她留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她应当是一个年轻的‘太监’,相对于曲公公,她的体力会更好一些,所以才会让她留下来干这种事。

    如果是曲公公,现在恐怕早就已经累趴下了。

    秦夙低头翻看手里的书,又翻了几页,柳雪颜站在那里,反射性的以为秦夙又要让她继续找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一本。”秦夙嗓音略带轻松,一惯低沉的嗓音,眉梢似轻扬起。

    他高兴的时候就会这样。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找到他要的书,她也该退场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柳雪颜低头恭敬的学着太监的样子,向秦夙行了一礼,故意粗着嗓音说: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夙没有再阻拦她,放了她离开。

    得到了离开的许可,柳雪颜松了口气,踏着轻松的语调往御书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她突然身体放了轻松,并没有发现,她离开的时候,有一双眼睛一直跟随着她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。

    拿起桌子上的那本书,放在鼻前嗅了一下。

    书本上,她手指所触过的地方,散发出淡淡的馨香,那是属于她独有的馨香。

    颜儿,我终于见到你了。

    可惜,我现在还不能‘认出’你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另一边,骆天寒提前去找了秦夙,然后亲自去了秦夙的宫殿里挑了一套新的衣裳,重新回到了御花园。

    御花园里,他的宝贝豹子豆豆还在那里等着他,柳雪颜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骆天寒当然不会在意柳雪颜去了哪里,反正,她一定会找地方躲起来的。

    他笑吟吟的走上前去想捏捏豆豆的脖子,以往,豆豆都会乖乖的在那里,任由骆天寒捏的,而此时,他的手才刚触到豆豆的脖子,那个对他向来温驯的豆豆,突然闪开了他的手,张嘴在他的手背上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豹子的牙齿相当的利,被他这么一咬,骆天寒的手背一下子被咬出了两个血牙印来,疼的骆天寒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手背上的血牙印,让骆天寒不敢置信,另一只手指着豹子:“豆豆,你居……居然敢咬我,你也不想想,是谁一直在养着你、宠着你、陪着你,你居然咬我。”

    豹子一点儿也不畏惧骆天寒的怒意,依然一副高傲表情的站在那里,粗粗的尾巴翘了起来,高高在上的神情,根本就不把骆天寒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很显然,眼前的豆豆,已经不像是自己以前的那个豆豆,这让骆天寒怀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眯眼上下打量着豆豆,在豆豆的左腿处看到它一个月关被火烫着的豹毛,确定眼前的豹子就是自己的豆豆,可是,豆豆的性子怎么就突然变了呢?

    捂着自己手背上的血牙印,骆天寒咬牙切齿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收拾你,我们先回家!”骆天寒扯着豹子的链子,准备将它拉回家。

    豹子根本不让它扯,用嘴巴用力将链子扯了回来,用力甩了下头,自个儿将链子在脖子上绕了一圈,不至于它拖在地上,然后傲头翘尾,高傲的走在骆天寒的前头,宛若一个高高在上主人的形象,跟在它身后的骆天寒一瞬间气势全无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骆天寒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从王宫里出来,柳雪颜准备往骆府去找雪冰,她在路上看到地上有几颗石子,下意识的捡起几颗石子,拿在手里把玩着。

    她完全无意识的把玩着,石子清脆的声音在她掌心里响着,那阵响声,令她脑中出现了一个预知的信息。

    今晚,会有人刺杀秦夙。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现在是零晨一点四十多了,困疯了,我去躺了。

    X2412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