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秦国的曜王陛下来访
    雪颜还未走到卖糖人的摊位前,因为那道熟悉的嗓音,脚步骤然顿了下来,眼睛里带着不敢置信的望着说这句话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听错,刚才说话的人,应该是……秦夙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往声源处望去,就在她正前方,糖人的摊位前,一道高大的人影站在那里,正在买糖人。

    卖糖人的是一个妇人,双眼发亮的望着眼前的俊美男人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赶紧比了一个手指:“这位俊公子,一个铜板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石平,给她一个铜板!”秦夙拿起了一个做好的糖人魍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秦夙的身侧,石平递出了一个铜板给妇人,妇人笑眯眯的接过,那妇人的眼睛却依然盯在秦夙的脸上:“公子,你有没有成亲了呀。”

    而站在秦夙身后的雪颜几乎石化了,心脏受到了强烈的撞击,脑中一片空白檎。

    惊慌和惊喜两种情绪在她的心里冲撞着,让她的心跳瞬间加速跳动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没见了,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她思之欲狂,每次她都忍住占卜他近况的冲动,也拒绝听关于他的所有事情,就是怕自己听到他的消息之后,会更加控制不住自己,怕自己会不顾一切的回到秦国去找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,会在大周国见到他。

    而在见到他的这一刻,她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思念,所有想念他的情绪,在这一刻爆发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来大周国的?难道是发现她在这里,来找她的吗?

    她现在很想直接扑在他的怀里,告诉他她有多想他,告诉他,他们的初儿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能!

    这种爱人在身前,却不能相认是最痛苦的。

    她只能默默的站在秦夙的身后,双眼贪婪的望着他的背影,将他的身形及每一个动作皆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站在秦夙身后的王明注意到秦夙的身后,有一个穿黑斗蓬头戴黑帽脸蒙黑布的人,正紧紧的盯着秦夙,但是,他却感觉不到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明皱眉上前去,打算质问对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对方的身体突然一僵,转身便钻进了人群中,手里的东西却因为动作太过匆忙而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因为今晚是灯会,人太多,对方的身体刚钻到人群中便被人群淹没。

    王明上前去捡了起来,那是一个竹篮,竹篮里面放着一些布料还有针线。

    他奇怪的盯着竹篮里的布料和针线。

    “王明,你在那里做什么?”石平和秦夙准备要走了,回头发现王明奇怪的盯着一只竹篮。

    王明晃了晃手里的竹篮:“刚刚有一个奇怪的人站在主子身后,我才唤了一声,对方就吓的逃走了,丢下了这个!”

    王明的嗓音里充满了抑郁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那么可怕吗?对方居然听到他的声音就逃跑了。

    石平立刻指着王明嘲笑了起来:“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秦夙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竹篮里的布料和针线,竹篮上面还刻有两个字,似乎是店铺的名字,抬头扫了一眼,街边一排花灯后面的一家布庄名字,正好跟这竹篮上所刻的名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秦夙等三人将竹篮送到了布庄里,布庄的老板一眼认出竹篮是自己店里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是刚刚一位姑娘来店里买的。”老板一口咬定。

    “老板是否认识那位姑娘?”

    老板摇了摇头:“我还真的从未见过那位姑娘,那位姑娘是个大美人呢,这篮子里的布料和针线,是她打算给她未出世的孩子缝制衣裳的!”

    未出世的孩子!

    这几个字没来由的如一把锤子打在了秦夙的心上。

    孩子……初儿……

    如果他的初儿还活着,这个时候也该好几个月了,可惜……

    想到初儿,他又自嘲起来。

    说不定,某人根本就不想生下初儿,可惜,他还一直心心念念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她走的这么绝然,就算当时她知道怀了初儿,她也会狠心不要的吧?就像他狠心的与他恩断情绝,又狠心的杀了华瑶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篮子就放在这里,如果老板看到了之前买布料的那位姑娘,就把这个篮子还给她吧!”秦夙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对自己孩子这样疼爱的女人,不会是坏女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板答应着点头,接下了篮子。

    从布庄里出来,石平和王明两个皆可看出秦夙神情的异状。

    自从柳雪颜离开秦国之后,秦夙的脸色总是冷漠如冰的,此时,那冰寒一般的脸上,却又似抹上了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不明白秦夙的情绪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,毕竟……柳雪颜曾经怀孕又小产的事情,他们是不知道的,只是,这个时候,不要说话,只是默默跟着他,一定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绕过了人多的街道,秦夙等人回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才刚进客栈,一道白色的人影迎面扑来:“夙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夙脸色的神情温和了些,轻拍了拍白色人影的肩膀:“宁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了,就我一个人在客栈里,我好害怕!”秦夙怀里的薛宁儿惊恐的望着四周的那些守卫。

    秦夙扶着薛宁儿上了楼,到了她的房间方推开了她,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薛宁儿,刚刚还面露惧色的薛宁儿立马眉开眼笑,拿着手里的糖人蹦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是糖人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糖人的?”

    秦夙只是淡淡的说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,我很喜欢。”薛宁儿发现秦夙的表情不太对劲,抬头关心的看着他:“夙,你怎么了?是不是很累?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赶紧休息,赶了一天的路,应当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秦夙扶了薛宁儿坐下:“你的身子本来就弱,让你在王宫里待着,你坚持要跟来,颠簸了这一路,你也该累了。”

    薛宁儿仰起下巴,冲秦夙摇头,认真的说:“只要不让我一个人待在王宫里,累我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。”秦夙又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天色晚了,你赶紧休息吧,来人哪,好好伺候薛姑娘休息。”

    薛宁儿打了个哈欠,本来还想坚持,实在是太倦了,只得答应。

    秦夙从薛宁儿的房里出来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房间内没有点灯,而房内,已有一名侍卫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那人恭敬的向秦夙单膝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秦夙倚在椅背上,下颚微微收紧:“怎么样,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属下已经查遍了齐王府,并没有陛下您要找的人!”那人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秦夙脸绷紧了几分,瞳孔迸射出厉色:“齐王府的别院你也全部查过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全部查过了,就连齐王府的密室、密道也全部查看过!”

    难道柳雪颜并且没有跟随齐王回大周国吗?

    秦夙瞳孔骤然又紧了紧。

    既然两人是一起离开的,不可能不在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再继续找,这一次,扩大到整个月城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另外,齐王府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齐王府最近都在准备齐王晋封太子的事宜,暂时并没有其他的动静。”侍卫一本正经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,孤王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秦夙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侍卫走了,秦夙起身走到窗边,硕长的身形伫立在那里,窗外的月影从窗外照进,映照在秦夙的身上,将他孤单的身影投射在地上。

    窗外无数家灯火亮起,只要秦夙所在房间的窗户始终没有亮灯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雪颜几乎是一路逃回了青云阁。

    她到达青云阁的时候,形容有些狼狈,她扶着门框喘息,头垂着,发簪不知掉在何处,长发散落了下来,遮住了她的脸颊,一眼看去,会让人以为是无脸女鬼。

    即使是身为鬼魂的雪冰,也被雪颜的这一模样给吓到。

    本来正在吃桂花糕的雪冰,一下子将嘴里的桂花糕吐了出来,心惊的盯着雪颜,待仔细看清了对方之后,雪冰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,你这是扮鬼吓鬼呢?我可不会轻易被吓到的!”雪冰说罢,将嘴里未咽下的桂花糕用力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雪颜几乎是摊坐在软椅上,头依然垂着,也没有说话,灯光下的她依然看着让人感觉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雪冰刚咽下去的桂花糕在喉管里哽了一下,差点将她噎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咽了下去,雪冰便用奇怪的目光盯着雪冰:“你这是怎么了?突然变成这样?你不是说要去买布料和针线的吗?怎么没买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,想来,她的篮子是丢在了糖人摊附近了。

    因为怕见秦夙,所以将篮子也给丢了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!”雪颜缓缓抬起头,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他来了?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秦夙!”

    雪冰惊的叫了一声:“不会吧,他怎么来了?他是来找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联系雪颜刚才的反应,雪冰猜测道:“所以,你刚刚那个样子回来,是因为见到了他,所以就被吓回来了?”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孬种,可这个举动确实孬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来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见他的!”雪颜一字一顿的说:“他现在尚不知我是不是在这里,只要我巧妙计算,他是不会发现我的,如果不出意外,齐王册封为太子之后,他就会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愿意见他吗?”雪冰试探的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雪颜自嘲一笑:“想来,他现在应该很恨我,放走了他的杀父仇人,又留下了绝情信不告而别,他也应当不想见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一直躲着他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原因的,又何必再多问呢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那个齐王,你就这样打算继续助纣为虐下去?”雪冰气愤的道。

    雪颜摇头:“我总觉得,还有其他办法可以救秦夙,只要我找到了解药,我会让他千万倍的付出代价,但是在那之前,他必须要好好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只有他活着,秦夙才能活着。

    末了,雪颜微阖下巴,皮笑肉不笑的又补充了一句:“即使我现在受制于他,但是,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还在我的掌心里,他想要做太过分的事,也得我允许才行!”

    望着雪颜那张阴森的脸,雪冰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是雪颜吗?”

    雪颜脸上重新露出笑容,促狭的冲她眨了眨眼:“姑姑,我不是雪颜是谁呀?”

    刚才她的表情,看起来真恐怖,一瞬间让她以为眼前的人不是雪颜,而是别人。

    “比起他来,我觉得你更可怕!”雪冰吐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能比他狠,我就只能受他摆布,怎么说,我也是比他多受了几千年教育的人,有些东西,我只是不计较,但是,不代表我会任他唯所欲为,更何况……”雪颜轻抚小腹,眼里的慈爱溢了出来:“为了我的孩子,我也不能让自己软弱。”

    雪冰敬佩的看着雪颜。

    “难得你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这么坚强。”雪冰笑看着雪颜道:“看来,我当初选你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一点,你其他的占卜简直一无是处,如今的情况,有哪一点与你的占卜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雪冰默默的转头出门回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雪颜好笑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雪冰,到现在了,她这么在意她大祭司的面子和里子,无可救药喽。

    收起视起望向窗外,窗外繁华街道的灯火排排,是那么明亮。

    忽然又让她想起在街上看到秦夙时的情景,心……又乱了起来,手掌轻贴在小腹上,似乎也感觉到了里面孩子的心跳。

    初儿,你是不是也想你父王了呢?

    ※

    秦夙突然来到大周国参加周季的太子册封大典,周季因为同浸在喜悦中,第二天就要册封了,头天早上,他才得知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当即他便命人去请了雪颜。

    秦夙要来参加他的太子册封大典,能有什么好事,这件事还必须得雪颜来解决。

    已经是关键时刻,雪颜不想出门的,免得被秦夙的手下捉到蛛丝马迹,不过,如果她不去齐王府,周季一定不会安心,她不得不走这一趟。

    乘马车沿着小路一路到了齐王府的后门。

    齐王府的管家一如既往的等在齐王府的后门等着雪颜。

    雪颜一样的黑色斗蓬黑帽黑布覆面。

    那管家领了雪颜走在后门处的长廊上,突然,齐王妃身边的两名侍女拦住了二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管家,王妃娘娘有事找您,要您现在过去一趟,还请管家现在随我一同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管家眉头皱紧:“王爷派给了我重要的任务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人是吗?是不是要带路到王爷那里?”其中一名侍女指着另一人道:“就由她带路,你同我去见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管家犹豫着还想拒绝。

    那侍女的脸色倏变,声音也尖锐了起来:“管家,你是齐王府的管家,王妃娘娘是齐王府的女主人,难道王妃娘娘的命令,你也想抗不成?”

    雪颜低眉垂首着,轻道:“管家,你尽管随她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雪颜这样说了,管家只得答应。

    然后,管家便随那名侍女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的那名侍女有前头领路,对身后的雪颜冷冷道: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雪颜未说话,只是跟在那名侍女的身后,出了长廊要直走,那名侍女却带着她拐了弯。

    雪颜也没有开口提醒那名侍女方向错了,还是平静的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名侍女领着雪颜到了一个一个精致的院子里,院子里菊花开的正好,一朵朵金黄晃眼。

    那名侍女直领着雪颜到了院子里的正房内。

    雪颜脚下未有任何停顿的跟着侍女跨过了门槛。

    在客厅里,一名身形削瘦,颇显苍老,却衣着华贵的中年女子坐在主座上,自从雪颜进门,那人的目光便未离雪颜的脸。

    雪颜未有任何惊讶,微笑的侧身行了一礼:“民女见过王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吴映蓉却是惊讶了,她从未见过雪颜,她却识得自己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聪明伶俐的,怪不得……”吴映蓉话里藏了锋:“王爷会这样喜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怕是有所误会,民女和王爷只是朋友而已,王妃今天特地唤民女过来,想必也是误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吴映蓉冷笑:“真的只是误会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雪颜一字一顿:“民女从未想过与王爷有任何瓜葛,也不会成为王爷的女人,更不会成为王妃娘娘您的威胁,您尽管可以放心,明天之后,您是太子妃,将来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,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雪颜的这些话,听在吴映蓉的耳朵里,却是讥讽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忍不住盯在雪颜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就是那里,已经有王爷的骨肉,偏偏……她还口口声声说不会与王爷有任何瓜葛,真是笑话。

    另一边,雪颜只算出吴映蓉会找她麻烦,因为事情关己,她的占卜无法出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,吴映蓉会做什么事,她只能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只见吴映蓉微笑的向身旁的侍女招了招手,立马有侍女端了一杯水过来,然后吴映蓉示意那名侍女将水端给雪颜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喝下这杯水,就当是我向你赔罪!”

    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水杯,仅闻了一下,雪颜就闻出里面浓重的红花味道。

    她神色微变,当着吴映蓉的面,将那杯水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,这样行了吗?”雪颜将空碗递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!”吴映蓉满意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等出了门,雪颜拧了一下衣袖,有水从里面流出来,地面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这点小伎俩也想对付她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雪颜刚出了齐王妃的院子,准备去找齐王,齐王的小厮突然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雪姑娘,王爷现在有客,要您先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客?”

    “对,秦国的曜王陛下来访。”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亲们周一愉快,后天加更……

    X2412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