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在我的心里,秦夙的安危始终排在第一位

第一百七十五章 在我的心里,秦夙的安危始终排在第一位

    等秦夙从他的身边走过,他再想去看雪颜的身影时,雪颜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那位姑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万元心里狐疑着,这不禁让他想到他进张府时,那个指引他去张府地下室的黑影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的那位姑娘是谁?”万元指着雪颜离开的方向问身前的那名太监蠹。

    “姑娘?什么姑娘?髹”

    “就是刚刚那位穿淡蓝色衣裳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位呀,那位是雪姑娘。”太监想了起来,赶紧回答。

    看她刚才的衣着,不会是宫女或是丫鬟。

    “她是哪位大人的千金吗?”万元略皱眉:“我似乎从没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身为名捕,对城中一些大人物及家属的资料均有了解,即使没有见过本人的,也大多见过画像,他确定自己并未见过雪颜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哪位大人的千金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万元更加疑惑了:“她既不是千金,更不是公主或郡主,怎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您就不知道了。”太监笑着为他解惑:“她是太子殿下一位故友的千金,以前并不住在月城,大人您自然就没有见过她了!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……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听说,好像是太子殿下的故友,也就是雪姑娘的父亲过世了,太子殿下刚回朝时去探寻故友时,才知晓,就将雪姑娘接到月城来了。”因为是万元问,太监回答得相当详细:“不过,又听说,这位雪姑娘不太适应月城的生活,打算回去,所以,太子殿下来了凌云峰,便将雪姑娘一起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万元稍稍点头,这才收回了视线:“我要见陛下,还是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万元见过皇帝之后,皇帝果然将查案之事交给了他,凌云峰下消息封闭,谁也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万元连早膳也没用,就开始了查案,他先是勘查了出事的现场,仔细的观察凶手有没有在现场留下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因为万元的参与,凌云峰的人为求自保,纷纷向他提供自己的不在场证明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周敏的房里。

    周敏一直在房里不停的来回踱步,焦急的头顶直冒烟。

    她一直担心雪颜在自己身上下的毒,可是,她却没有去请太医的权利,因为,这次原本只打算在凌云峰待一晚的,所以,皇帝就只带了两名太医,这两名太医如今都留在皇帝身边,随时观察着皇帝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那个本事跟皇帝抢太医。

    最后,周敏只能挺而走险,派人去凌云峰下请大夫过来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自己的侍女带了一名男子从门外进来时,她惊喜的迎了上去

    男子的神情略显局促,看着周敏身上华丽的衣着,眼明的跪下行礼:“草民参见七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“你是大夫吗?”周敏立刻抓住男子的衣领问。

    男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周敏赶紧坐在了桌边,将手臂搁在桌子上:“快点,为本宫诊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男子这才起身,将手指搭在了周敏被侍女用白纱隔开的脉搏上。

    男子仔细的探了一会儿脉,眉头紧紧的蹙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怎么样?本宫是不是中毒了?”周敏急问,事实上,她一直在怀疑,雪颜给她吃的毒药,并不是毒药,所以,才会请了大夫过来为她诊脉。

    男子收回了手之后,冲周敏摇了摇头:“公主殿下,小的探出,您此时正身中奇毒。”

    奇毒!果然还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幸亏之前她没有冲动,直接让人将雪颜给杀了,否则,事情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探出本宫中毒,那你是不是有办法解毒?”周敏咬牙又问,只要解了毒,下山之前,雪颜就在峰顶,她还是有机会杀掉雪颜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男子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大夫吗?既然能探出本宫中了毒,怎么就不能解了本宫身上的毒?”周敏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旁边立马有宫女提醒她:“七公主殿下,这大夫是悄悄请来的,对面住着淑妃娘娘,您别将淑妃娘娘惊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敏咬紧了牙关,只得把怒火憋了下去,却依然咄咄逼人的瞪着大夫:“本宫问你,你到底能不能解本宫身上的毒?”

    男子慌张的跪下去:“七公主殿下,草民只是一名江湖郎中,医术不高,您身中的毒相当奇,这种毒,只怕是连当今太医,也解不了!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周敏一掌拍在桌子上,‘啪’的一声相发响亮:“本宫费这么大的劲,让你上来,就是要你给本宫解毒的,你若是不能解了本宫的毒,本宫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七公主殿下,就算您杀了草民,草民也不能解毒呀,求七公主殿下饶命!”男子神色慌张的又道。

    周敏怒了,指着那名男子:“来人哪,把这个无用的男人给本宫拖出去斩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不可呀!”宫女赶紧劝说:“现在是非常时期,万大神捕也来了,如果被万大神捕知道了,后果不堪设想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捕头,他有什么能耐?他还能撬得动本宫这座大佛不成?”

    “唉呀,殿下,您是不知道呀,这位万大神捕,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、不怕死,以前的太子殿下和二皇子殿下,可都是这位万大神捕亲自查的案,查出了他们以前犯的事,可是,前太子殿下和二皇子殿下如今的下场,您也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到前太子皇兄和二王兄,周敏自然是知晓的,这两个人原本都是皇帝宠爱的儿子,可是结果呢,一个个都被下了狱,终身监禁,据说,太子受不得牢狱之苦,在牢中自杀未果,现在几乎已经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如果她杀掉这个大夫,被万元查出她以前做的事,甚至是她的身世,那就真的糟了。

    想想一切爆光的话,周敏就禁不住浑身发抖,眼前的这个大夫,对于她,已经变成了一个毒瘤。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把他送出去!”周敏咬牙指着那名大夫警告:“还有,今天的事情,离开之后不要告诉任何人,否则,本宫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草民知道,草民明白!”

    那男子感激涕零的喊着。

    等下人将那名男子送走了,周敏心头的怒火仍未消,反而越来越旺。

    这雪颜还没有除去,又来了一个万元,而且,一个比一个棘手。

    现在她身上有毒,不能对雪颜怎么样,如今,就只能等下了凌云峰吃下雪颜的解药,才能进行下一步。

    可恶的雪颜,这个下毒之仇,她一定得报!

    ※

    凌云峰太子所在的院子,四周被手持兵刃的禁卫把守,不允许任何人出入,但是,太子周季毕竟是未来储君,即使是嫌疑犯,也要吃东西。

    午膳的膳食送的有点迟,下人拿了食盒到太子院子前时,禁卫只是查看了一下食盒,确定食盒里面没有夹杂任何东西,就放了下人进去。

    那名拎着食盒的下人,拎着食盒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周季的房里。

    此时,周季正在房里发脾气,屋里的东西被摔了大半,连上好的珠帘和窗纱都被扯了下来,一地的狼藉。

    那名下人进了门,看着地上的狼藉,只是淡淡的一句:“太子殿下,您何必发这么大的火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?本宫不见任何人,滚出去!”周季冷冷的朝门边的人喝斥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真的不愿意见我,要赶我走吗?”雪颜微笑的问,抬起头来,一张俏丽的脸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是雪颜,周季惊讶的瞠大了双眼,眸子却是片刻又收紧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当真不愿意见我,那好吧,我走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周季的脸如覆上了一层薄霜,一步一步的走近雪颜:“把本宫的膳食拿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雪颜依言拎着食盒进了去。

    在雪颜将食盒里的菜慢慢的一盘一盘端出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房里的那些证物,是你放在本宫房里的吧。”周季阴沉着脸质问雪颜,说话时的语气已然是肯定。

    雪颜一边将盘子端出来,一边淡淡的回答了一个字:“是!”

    她居然还回答‘是’。

    周季顺手拔起自己墙上所挂的配剑,剑尖直指雪颜的颈项:“雪颜,本宫说过的,不许你跟本宫玩心计,这就是你对本宫的承诺?”

    雪白的颈项被周季手中的剑抵着,雪颜的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惊恐,反而是从未有过的淡定,嘴角的弧度也是依然勾起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这是想杀了我吗?”雪颜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觉得本宫不敢吗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你当然敢,不过,太子殿下没有想过后果吗?我是以下人的身份过来的,你杀了我,这可就是谋杀,现在有万元万大神捕在,你派人刺杀皇上的阴谋,还能隐藏多久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威胁本宫。”

    雪颜不慌不忙的将菜全部放好,再拿出食盒中的碗筷,动作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威胁太子殿下,至于我与太子殿下当初的约定,我也全部记得一清二楚,只不过……是太子殿下您自己忘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忘了什么了?你说过,你会帮本宫夺得天下的,可是现在呢?”周季猩红的眼愤恨的瞪着她,字字透着质问的语调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忘了,我们约定的条件下,有个前提。”

    提前……

    周季的眉头皱了一下,恍然忆起曾经他们约定时候的画面。

    雪颜再一次提醒他:“那就是,太子殿下你,必须要保证秦夙的安危,不能做任何伤害他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因为他,所以,陷害本宫吗?”周季几乎是气急败坏问。

    雪颜抬头,毫不客气的一字一顿答:“对!你永远要记住这一点,在我的心里,秦夙的安危始终排在第一位,你让我不要对你耍心机的前提,是你不要触我的底线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怎样?”

    雪颜已经将饭菜放好,然后慢腾腾的再把食盒一层层的放好,然后拎在手里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,就当是我给你的提醒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周季知道自己理亏,他的计划,果然没有逃过雪颜的法眼,如今,他局势危急,不是他与雪颜斗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但是,如果我一直被关在这里,十个月之后,曜王可是会没有解药的!”周季眯眼盯着她。

    雪颜拎着食盒往外走:“刺杀皇上的那个人我会处理,你只要一口咬定那人你不认识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周季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雪颜会这样说,代表她已经愿意救他出去,那么,他很快就可以不用待在这个鬼地方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女人,确实是个可怕的女人,心也不是一般的狠,以后他当真要小心她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他会万劫不复,一定是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雪颜从周季那里出来,将食盒送回了膳房,准备到隐蔽的地方去将身上的衣服换掉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的,她竟然与正在查案的万元碰个正着。

    当看到万元的身影时,雪颜迅速低头,佯装是敬畏的退到了一旁,

    起初,万元并没有注意到她,毕竟……雪颜曾经是神偷,在伪装方向极有天赋,能将一个角色演绎的微妙微肖,一般人很难认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万元是神捕,雪颜经过他身边的时候,她很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但是,人在过分小心的时候,反而容易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特别是老天爷不给力的时候。

    雪颜原以为已经躲过了万元,准备拐弯离开,好巧不巧的,那条巷子里突然刮来了一阵风,吹起了她的衣摆,露出了她下人服里面的一点粉色小褂的一角。

    那一角,恰好落进了万元的眼里。

    一个男的下人,身上怎么会穿着女人绣着红色花纹的粉色小褂?

    万元立刻往雪颜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而雪颜眼睛的余光,亦感觉到万元瞥过来的目光,继而听到了万元走过来的脚步声,当下她灵巧的身体跃起,迅速拐向了另一个方向,利用院子之间复杂的地形,很快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万元飞快的去追,追到一半,人彻底不见了,他懊恼的跺脚。

    如果他速度快一点的话,说不定就能追到人了,也许,那个人就是杀人凶手,或者,能通过那人查到关于杀人凶手的一点线索。

    查着查着,万元来到了后山某处的出口处,恰好有送菜的农夫挑着一个扁担两个篮子准备下山。

    那人从万元的身边路过时,万元注意到那名农夫故意用手压低了一下草帽的帽沿。

    万元死死盯着那名农夫的手,瞳孔收紧了几分:“来人哪,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农夫吓的拔腿欲跑,万元身后的两名随从迅速扑上去,对方的脚程慢,仅跑了几步远,就被随从扑倒在地,狼狈的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那名农夫因为被扑倒,吓的在地上瑟瑟发抖,他瞅着万元害怕的颤声求饶:“万大统领,求求您,不要抓小的,小的只……只是一个农夫。”

    万元冷冷一笑:“农夫的手会这么光滑?”

    农夫立马看向自己的手背,细嫩几乎没有茧子的手指,根本不像是干过粗活的,他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双手缩进衣袖里,表情惊慌了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的是良民,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求万大统领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说,你为什么要假冒农夫送菜到凌云峰?是什么人主使你的?”

    那名农夫欲哭无泪:“小的确实不是什么农夫,可是,小的来凌云峰并没有受人主使,小的……小的只是被人逼迫上来的给人看病的大夫!”

    “大夫?”万元皱眉:“给谁看病的?”

    农夫低头犹豫着,不知道要不要说。

    那边万元冷冷的一声威喝:“如果你不说的话,我要将你当作嫌犯关押!”

    “说说说,小的说。”在危险面前,人向来都是第一选择自保,于是,他吞吞吐吐的吐出了一个答案:“是……是七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,七公主殿下?”万元狐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是七公主殿下。”男人笃定的回答:“小的真的没有撒谎,请万大统领相信小的。”

    万元上下打量了那男人一眼,从男人的怀里拿出了一块木牌,上面刻着一家医馆的名字,然后挥了挥手:“好了,可以把他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统领大人,如果把他放了,以后恐怕就找不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确实是个大夫不错,他没有武功,不会是刺杀陛下的凶手,放了他吧。”况且,他已经拿到了他医馆的名字。

    若真的跟他有关,他也跑不了庙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自然不会违抗他的命令,当真将人给放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万元到了七公主周敏那里,被周敏一句‘女儿家身子不舒服,你们男人好意思问’的理由,给驳了回去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万元也如之前的太子周季一般,查探了所有人的房间,最后,到达了雪颜与秦夙两个人所在的院子。

    当他到达的时候,恰好一只鸟儿卡进了长廊梁柱上方的缝隙中,雪颜站在栏杆上,打算稍稍使用一点内力,攀上柱子,将鸟儿救下来。

    刚要起来,一眼瞟见万元的身影在院子外面出现,雪颜的动作因此一怔,一瞬间停下了自己的动作,但是,身子来不及刹住,一脚踩空了栏杆,就这样往下倒去。

    眼看局势不对,雪颜准备巧妙旋转至地上,但是,在她有动作之前,万元已经冲到她身侧,单手搂住她的腰,将她接至了怀里。

    接住雪颜的瞬间,雪颜身上淡淡的体香扑进了万元的鼻底,令他的心魂有片刻失神。

    忽地,一只有力的手,握住了雪颜的手腕,将雪颜从万元的怀里拉出来,等怀里空了时,万元下意识的伸手却抢,却被一具挺拔的身形阻拦住。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吼吼,后天有加更。

    X2412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