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她想也未想的向秦夙扑去,嘴里喊着:“小心。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她想也未想的向秦夙扑去,嘴里喊着:“小心。

    被踢中了伤口的三顺,疼的浑身抽搐,立刻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把他抓起来。”万元厉喝了一声,他身后立刻有人上前来,将动弹不得的三顺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前这么多人,想逃是不可能的了,三顺只得认命被抓蠹。

    太监总管不敢相信的看着三顺髹。

    “三顺,居然真的是你,枉费奴才这么信任你,你居然敢刺杀陛下。”

    三顺咬牙看着太监总管:“信任?把你自己的事全部都推开我,这就是你的信任!”

    太监总管的老脸白了一个,一脚踹在了三顺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诬赖奴才,你知道嘛你,刺杀陛下,这可是诛九族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三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天不怕地不怕的道:“反正我是个孤儿,死也就死我一个而已。”

    万元想听的,可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斗嘴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指使你刺杀皇上的人是谁?”万元抱臂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的眼睛问。

    三顺哼了一声别过头去,虽然被人押跪在地上,却一脸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赶紧说出背后指使你的人是谁,免得将来受皮肉之苦!”太监总管不耐烦的催促他。

    三顺还是哼着声,一脸不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太监总管恼的还想说什么,万元却阻拦住了太监总管不耐烦的动作,微笑的冲三顺道:“我知道你是为什么人卖命,不管你背后的人是谁,我都可以揪出来,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三顺仍然看向他处,仿佛万元说的话与他并无关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供出幕后主谋的话,我倒是可以向陛下求情,饶你一命!”万元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万元的话,三顺这才惊讶的回头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说话向来一言九鼎,说话算话!”万元点头。

    三顺低头沉吟了一下:“好,我说,是……是玉贵妃娘娘!”

    ※

    万元和太监总管带着人闯进玉贵妃住处的时候,玉贵妃刚喝下平时每天都会喝的养生汤,喝下了养生汤身子倦乏,就准备睡下。

    一帮人闯了进来,令玉贵妃面露不悦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玉贵妃一掌拍在桌子上:“反了,这大白天了,什么人敢在本宫的地方闹事?”

    太监总管先进了门,向玉贵妃行了一礼:“见过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万元也带人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当是谁,原来是一帮没根的东西!”玉贵妃沉着脸骂道,将在场的所有男人全部骂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!”万元也不生气,向玉贵妃抱了拳:“打扰了贵妃娘娘,还请贵妃娘娘原谅,不过,有件事,还请贵妃娘娘为微臣解惑。”

    玉贵妃优雅的坐在椅子上,手指轻拢了一下鬓角,看也不多看万元一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来人哪,带进来!”万元一声令下,三顺马上被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万元注意到,在三顺被带进来的那一瞬间,玉贵妃的眼神忽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贵妃娘娘是否认识此人?”万元突然指着三顺向玉贵妃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玉贵妃双手捏紧了手绢:“这里这么多禁卫,本宫怎么可能每一个都认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贵妃娘娘不认识他,他却认识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可是皇上极宠爱的妃子,他会认识本宫,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……”万元一字一顿的吐出一个答案:“他还是刺杀皇上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抓到凶手了,那就去交给皇上处理呀,你把人拉到本宫这里来做什么?直接定罪斩了不就行了?”玉贵妃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“玉贵妃娘娘当真不认识此人吗?”万元再一次逼问。

    “本宫已经说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,你怎么还问?”玉贵妃恼的一掌拍在桌子上:“万元,本宫告诉你,别以为你是长公主和侯爷的儿子,本宫就怕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却说,是贵妃娘娘您主使的。”

    玉贵妃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,笑的花枝乱颤,末了,她又抚了下额头,收敛起笑容道:“这话从何说起,本宫怎么可能会主使人刺杀皇上?一个濒死之人,胡乱咬人,你们也会信?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是调查而已,玉贵妃娘娘何必紧张?”万元不慌不忙的向三顺询问:“你说是玉贵妃娘娘主使你的,证据呢?”

    三顺从衣袖里掏出了几样首饰和两张万两的银票:“这就是玉贵妃娘娘给奴才的。”

    万元拿着东西,向玉贵妃身边的宫女询问,证实那些首饰就是属于玉贵妃的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,不知您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“他既然有本事行刺皇上,自然也有本事从本宫这里将东西偷去,也不足为奇,就凭这些东西,你们也想栽赃给本宫?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您不承认也可以,那么……”万元以眼神示意自己的手下,这时,他们又带进来一名太监:“这位,贵妃娘娘应当认识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他是本宫宫里的,本宫当然认识。”玉贵妃的神情已有些几分微变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说了。”万元沉声冲那名太监喝道。

    那名太监吓的浑身发抖,双腿一软的跪在地上,小声的断断续续:“是……是贵妃……贵妃娘娘派人找……找的奴才,因为皇……皇上不……不行,昨……昨天晚上,贵……贵妃娘娘说,皇上其……其实是她派人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玉贵妃怒的一张脸铁青,冲上前来,‘啪’的一声一巴掌甩在了那名太监的脸上,将他掴倒在地:“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居然联合外人来对付本宫。”

    “他并非是太监,臣已经验过了,贵妃娘娘,您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所有的证据,全部都指向了自己,玉贵妃深觉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别说她指使人刺杀皇上那一条了,就是她给皇帝戴绿帽子这一条,皇帝就不可能会饶过她。

    如今,她深感自己的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明明……雪颜已经答应过她,会处理所有的一切,为什么现在事情还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雪颜,雪颜。

    刚想到雪颜,玉贵妃眼睛的余光,突然瞥见人群之后出现了一道人影,可不就是她刚刚念到的雪颜吗?

    玉贵妃皱起眉,刚要开口说些什么,却突然看到雪颜手里一个什么东西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到那东西的瞬间,玉贵妃的脸色倏变。

    那是一只长命锁,那只锁上面的红绳,是她亲自编的,上面还缀了两颗珍珠,是她给她的孩子的长命锁。

    是的,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个孩子并不是皇帝的,而是……一个情人的,她假借身体不适,在外面养身子将那个孩子生下。

    照理说,并不会有人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,现在……雪颜却拿着孩子的长命锁。

    看着那长命锁,玉贵妃身体便是一软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打算,利用太子周季,弄死了皇帝之后,她就自由了,她也不会想着留在周季身边,打算去跟自己的情人和孩子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还没有实现,现在就被人狠狠的掐断了。

    原来,雪颜一开始就已经算计好了,是打算牺牲她,让她扛下这一切,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。

    昨天傍晚,她还天真的以为,自己能控制住她,等周季死了,雪颜能为她所用,她再利用雪颜逃脱皇帝的身边。

    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好狠!这个雪颜果然好狠,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软肋。

    孩子,她那个尚未满一周岁还在襁褓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玉贵妃自嘲一笑的瘫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本宫指使的。”玉贵妃目光呆滞的平静道:“皇上他已经是个迟暮的老人了,但是,却性子阴晴不定,经常鞭挞我们这些后宫的妃子为乐,还要我们为他守身如玉,凭什么?”

    听着玉贵妃的话,万元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听玉贵妃大笑着继续说:“本宫早就已经想杀死他了,这次正好给本宫逮到了机会,可惜……那个老不死的命那么大,居然没有被杀死,真是苍天无眼啊。”

    万元失望的看着有些疯癫的玉贵妃,以眼神示意两名随从上前去捉玉贵妃。

    “玉贵妃娘娘,我现在正式以主谋刺杀皇上的罪名逮捕你!”

    玉贵妃看着那两名向自己靠近的男人,她的笑声未停,忽然,她的身子一转,向旁边的柱子奔去。

    万元见苗头不对,立刻大声喊:“快,拦住她!”

    但是,已经来不及,玉贵妃一头撞到了撞子上,血流如注,身子瘫倒在地上,很快咽了气,咽气之前,她的双眼看向了雪颜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眼神佛仿在说:雪颜,你满意了吗?

    而躲在一旁的雪颜,看着咽气的玉贵妃,悄悄的离开了原地。

    一代红颜,就这样殒命了。

    玉贵妃的死,是她一手造成,但是,能有这样的结果,不能不说,她是罪魁祸首,要说玉贵妃有私心,她又何偿没有私心。

    因为周季,她已经害了不少人,玉贵妃会有今天,也是玉贵妃咎由自取,不知何时……她的报应也会来呢?

    玉贵妃死了,而且,她还是刺杀皇上的幕后主谋,这件事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身居贵妃之位,却做出这种事,不免让人为之唏嘘。

    查出了玉贵妃是幕后主谋,太子周季自然被无罪释放。

    因为刺杀之事,皇帝误会了太子周季,以至于对太子周季相当内疚,对太子周季却更加信任了。

    身为玉贵妃名义上的女儿,七公主周敏并没有任何悲伤之色,因为她们之间本来就没有母女之情,更在玉贵妃死后,连玉贵妃的住处也未近过一步,深怕染了晦气。

    因为玉贵妃刺杀属于宫廷丑闻,皇帝特别下诏,不允许任何人将此事传出凌云峰,只说是乱党作乱。

    破了刺杀一案,大周国特地召见万元,对万元多加赞赏,对他赏赐,但是,万元将赏赐全部都给了自己的手下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因为刺杀案破了,被迫留在凌云峰上的大臣们,也终于可以离开,不过,皇帝宣布众人可以离开时,已经是傍晚时分,仍有部分大臣打算在凌云峰上过夜,小部人选择当夜离开凌云峰。

    留在凌云峰上,显然不是明智之举,但是,雪颜为了腹中的孩子,只能选择留在凌云峰上。

    没有案子的疑云笼罩在凌云峰顶,凌云峰的气氛显然比昨天晚上要好多了,各位大臣们纷纷来往,各个屋子里都是笑声连连。

    当然了,因为刺杀事件,被人淡忘的七公主周敏,也出来放风了,她第一个要见的人,自然是——秦夙。

    用完晚膳,也打算出去走走的雪颜,还没出院子,就同周敏迎面遇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七公主殿下!”雪颜淡淡的唤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次,周敏没有为难雪颜,只是哼了一声,便朝秦夙的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雪颜也不生气,直接从她的身边越过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不过,她刚刚路过秦夙门前的时候,好像看到秦夙的屋子里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似乎为了证明她的猜测,刚出院子的雪颜听到了周敏的尖叫声:“什么?你说曜王陛下出去了?他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出了院子,雪颜思忖着,这个时候太子周季应当陪在大周国皇帝身边,也不会有时间想见他。

    人走了一半,留下的几乎都在房间里说话,外面却是相当冷清。

    雪颜围着凌云峰的四周走了一圈,就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忽然,她听到两名中年女子在不远处谈论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就是后山崖边,有个许愿石。”

    “许愿石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许愿的了。”那人补充着说:“听说,这个许愿石非常灵,听说,对孕妇非常灵,只要去过的人,孩子都会健康生下,还能求姻缘,好多去过的姑娘和公子都很快找到了对象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要是这样的话,我就让我家姑娘去那里去求姻缘。”

    雪颜没有再听后面那两名中年女子说姻缘的事,只是将前半段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那个许愿石可以让孩子健康生下是吗?

    她向来是不相信神鬼说的,可是,这么多人都说灵,她也可以去试一试,就算是求一个心理安慰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回房间的雪颜,在听了那两名中年女子说过的话之后,突然调转了方向,往他们所说的后山崖边走去。

    白天过去,或许会更好,可是,她打算明早就离开,到时候会没有时间,只能趁着现在了。

    走了大约一刻钟之后,雪颜才来到了后山处的断崖边。

    但是,让她奇怪的是,后山的断崖边,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山石,并没有女子口中所指的许愿石。

    许愿石在哪里?

    正当她四处找时,忽地,她发现身后有人跟了过来,随着他从树荫下走出,走到了月光下,雪颜这才看清了他的脸,竟然是秦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雪颜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约孤王单独一人来这里见你的吗?”秦夙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约你?”雪颜疑惑:“我什么时候约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未说完,忽见草丛中有无数道人影晃动,顿时察觉到不对劲,彼时,一支利箭突然朝秦夙射去,她想也未想的向秦夙扑去,嘴里喊着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然,她的这一扑,却导致两人同时朝崖下跌去。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明天继续加更。

    X2412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