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小说网 > 淑女本色,鬼王的新妃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孤王还以为雪阁主是为了掩饰脖子上的什么痕迹

第一百九十八章 孤王还以为雪阁主是为了掩饰脖子上的什么痕迹

    行动被阻,随着他的气息逼近,她下意识的身体往后退,美目警觉的盯着他,她想推开他,可惜他的手臂上有伤,她怕会碰到他的伤口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曜王陛下,我已经给你包扎好伤口了,天色已晚,我要回去休息了,还请曜王陛下移开您的贵体,让我回房!”雪颜面露微笑的确说道。

    性感的薄唇勾起邪肆的弧度:“既然你也知天色已晚,不如颜儿你就在孤王的房中歇息,孤王是不会介意的!”

    她的脸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介意,但是……她介意!

    她轻咳了一声,笑眯眯的抬头对上秦夙惑人的俊美面容,用极为客气的语调又道:“曜王陛下,我们两个现在是孤男寡女,半夜里待在一个房间,传出去会不好!”

    秦夙一只手撑着扶手,另一只手闲适的抬起,轻捋起她的一缕发丝,灵活的手指缠绕着她乌黑的长发,发丝在他的手指上一圈又一圈的缠绕着,他的手指无法移开髹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手指,她联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,可不就像被发丝缠绕的手指吗?

    他低沉的轻笑声回响在她的耳边:“借颜儿你曾经对孤王说过的一句话,你未婚我未娶,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说那句话的时候,她喝的烂醉,她一直很质疑当时自己是不是真的说过那句话,虽然,她极有可能说出这种话来:“曜王陛下!我说过,我以前说过的话,我已经全部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早预料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,秦夙并没有生气,却是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颜儿,这么久了,你还是没有学乖!”

    雪颜板起脸:“曜王陛下,我现在已经不是您什么人,还请你对我尊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夙不理会雪颜的提醒,缠绕着她发丝的手指,拿着她的一丝,用发稍轻轻刷过她的脸颊,而他的手指也有意无意触碰着她的脸颊,使得她的皮肤一阵阵的酥麻,如一道电流穿过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还想说些什么,秦夙的脸蓦然朝她的脸逼近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让她的心跳顿时失了平衡,在他的脸与她之间的距离只有三公分时,雪颜飞快的偏头躲开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秦夙,你马上起来。”雪颜咬牙切齿的威胁他:“别以为你的身上现在有伤,我就不会碰你。”

    薄唇扬起好看的弧度,一张一合将灼热的气息吐在她的颈间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离开,尽管挣扎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的唇落在她纤白的颈间,他的唇上带着他独有的温度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瞬间僵硬,没想到秦夙会突然做这个动作,而他的唇轻在她的颈间流连,让她的呼吸突然变的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曾经,多少个夜晚,他的唇都会在她的颈间流连,他的手掌会……

    打住!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,竟然在回想以前他们恩爱时,晚上会做的事,但是……此时绝对不可以。

    颈间一痛,雪颜大脑‘叮’的一声,她立刻将秦夙推开,手指捂住自己的颈项,不敢置信的瞪着秦夙:“你刚才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夙偏头看向雪颜的颈项,上面一个明显的红色印记,大刺刺的暴露在空气中,微勾的唇代表他很满意他的这个杰作。

    他笑着退后了两步,手臂抬起,做了一个优雅‘请’的手势:“好了,孤王要休息了,雪阁主请便!”

    身体得到了解脱,雪颜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起身,冲向了门处,打开门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站在门内的秦夙,望着雪颜仓皇逃走的背影,脸上的笑容格外愉悦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出了秦夙房间的雪颜,匆忙逃回了自己的房间,房间内灯火明亮,雪冰正趴在软椅上打着哈欠,困倦的豹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儿,依稀可见里头淡蓝色的瞳孔。

    门‘吱呀’一声,使得她清醒了几分,抬头看到了雪颜出现在门后,她正手捂着胸口平复呼吸。

    看她的表情,好像门外有毒蛇猛兽,而她刚刚从毒蛇猛兽当中逃过一劫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雪冰的声音唤回了雪颜的一丝理智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里,回想刚才她从秦夙房中逃离的样子,还真是狼狈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雪颜抚额,有气无力的挪步到雪冰身边的椅子上坐下: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不睡?不要说你在等我,我根本就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说等你了,不要总自以为是的猜测我的想法。”雪冰傲娇的昂起了下巴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了?”雪颜斜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雪冰微阖上眼睛:“是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不安?怎么了?”雪颜担心的看着她:“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抬头对上雪颜担心的目光,雪冰白了她一眼:“别露出那种表情,好像我快死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雪颜皱眉,严肃的提醒她:“雪冰,我们说过的,要是你的身体真的不适,就马上要回去的,你也答应过我的!”

    “唉呀,都说我没事啦,你不要多心。”雪冰笑着打断了她:“我自己的身体,我还能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?”雪颜狐疑的眯眼打量她。

    两只豹腿轻轻交叠,雪冰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雪颜,难得一副认真的模样:“雪颜,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,这个严家堡,很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奇怪?”

    “对!”雪冰点头:“自从我进了这个严家堡之后,就感觉到严家堡里有股不寻常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寻常的气息?好的还是坏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雪冰摇头:“就是因为感觉不出来,所以我才会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约是你想太多了,我现在没有占卜的能力,也无法确定事实是怎样,不过……”雪颜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你知不知道毒幻针?”

    “毒幻针?那是什么东西?”雪冰奇怪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雪颜简单的将她与秦夙在地下道里遇到的事情,跟雪冰说了一遍:“事情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雪冰笑眯眯的问了一句:“你跟秦夙两个人在地下道里那么长时间,你们俩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?”

    雪颜的脸色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在跟她说正事,她居然问她这种事情:“女祭司大人,姑姑大人,请你不要模糊重点好吗?我刚刚说的话,你有没有听清楚?”

    雪冰连连点头:“我当然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密教的事,你一点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雪冰叹了口气摇头说:“如果我知道的话,就会告诉你了,这件事我是确实不知道,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另外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活着的时候,世上有什么门派我一清二楚,倘若我不知道,那就是在我死后才出现的!”雪冰一本正经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雪颜冲她翻了一个白眼:“你这回答与不回答,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区别!”雪冰仍是一本正经的点头:“说明,这个密教并不是在我活着的时候建立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就提供不了一点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看来,这还得等她的占卜术恢复之后,才能知道那个密教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当务之急,还是以定国珠为主。

    “话又说了回来。”雪冰的豹眼一瞬不眨的盯着雪颜的脖子:“你要对我秀恩爱,也不必一直把你脖子上的吻痕对着我吧?”

    吻痕?

    雪颜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颈项,脑中警钟大作。

    之前在秦夙那里的时候,她只是感觉秦夙在她的脖子上吸了一下,料想应当不会怎么样,被雪冰这么一提醒,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起身立刻往屋内的梳妆台前奔去,拿开了颈间的手,她眼含希望的盯着镜中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然,手才刚拿来,颈间那个大刺刺的明显吻痕,让她浑身的血液几乎冻结。

    她脖子上那个大大的印痕是什么鬼?怪不得秦夙会这么好心的放她出来,原来……

    这个卑鄙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雪颜,你……”

    雪冰还要说什么,雪颜没好气的打断了她:“好了,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,天色不早了,该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雪颜气哼哼的走进卧室里去。

    “唉呀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你不就是被曜王给亲了吗?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?说说,你们两个今天晚上是不是***了?”

    “喂,我的肚子里还有孩子,干什么柴?”雪颜恼的大声斥道:“我熄灯了,你爱睡不睡!”

    雪颜吹熄了灯,屋内顿时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你吹灯干吗?我还不想睡!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自己点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※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雪颜特地穿上了有高高领子的衣裳,将她雪白的颈项遮的严严实实,就怕被别人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。

    偏偏这一天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,温度从早上开始,就直往上飚升,完全不输盛夏时分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脱下了外衣,穿上了清凉些的服装。

    她出门时,碰到了万世瑛,万世瑛身着粉色斜襟盘花无领小褂,下穿同色花纹的长裙,头发只简单的一根翡翠玉簪盘起,高贵、优雅中又不失可爱。

    “雪颜,今天这么热,你怎么还穿这么厚的衣裳?领子那么高,你不觉得闷热吗?”万世瑛奇怪的看着雪颜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在听到万世瑛声音的那一瞬间,雪颜整个脊背一下子挺直,有那么一瞬间,她想钻进屋子里躲起来,这样万世瑛就看不到她了,不过……如果她那样做,不就是间接证明她心虚了吗?

    她尴尬一笑,手指不自然的在衣领间轻抚了一下,确定吻痕的地方没有露出来:“大约是昨天吹了风,所以,我今天染了风寒,身体不太舒服,现在早晚的温度相差比较大,我怕忽然穿的太薄,会加重风寒!”

    雪颜说话的时候,无辜的表情和认真的语调,皆看不出她在说谎。

    当然的,万世瑛也就相信了雪颜的说词,还很担心的看着她关心道:“那你是要注意一些。”

    为怕自己的谎话露馅,雪颜故意低头轻咳了一声,再向万世瑛道谢:“多谢万姐姐关心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雪颜的话刚说完,转头看到了廊下的一个柱子边上,一道高大的身形优雅的靠在柱子上,双臂环胸的正望向这边。

    刚看了对方一眼,雪颜的脸便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对方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在雪颜颈子上留下印痕,让雪颜不得不忍受酷热,穿上高领的厚衣裳,以此来遮挡印痕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这罪魁祸首此时悠闲的站在那里,长腿伸展,俊美的脸上,凤眸微眯,性感薄唇扬起好看的弧度,似笑而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嘴角的弧度,雪颜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嘲笑她。

    她咬牙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俗话说,眼不见为净,只要不看他,心情就不会更糟了。

    万世瑛是个聪明人,一眼看到了秦夙,向来有着江湖豪气,不拘小节的万世瑛,热络的向秦夙招手:“曜王陛下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,万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见曜王陛下受伤了,不知现在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托万姑娘的福,孤王的伤已经无碍。”秦夙眼睛的余光向雪颜瞟去一眼,意味深长的说:“昨天晚上,有人体贴的为孤王包扎了伤口,所以才会无碍。”

    万世瑛深深的知晓雪颜同秦夙之间的事,对秦夙会突然这么说,她也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那个哥哥,是没有机会喽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可以看出,雪颜非池中之物,智慧等皆在万元之上,即使雪颜同万元在一起,万元怕也是会很累。

    综合所有,雪颜与秦夙可以说是最适合的一对,她对雪颜也是相当欣赏,如果雪颜和秦夙能够解开彼此之间的心结,一定是世上最让人羡煞的情侣。

    雪颜的心咯噔一下,一双刀子似的目光向秦夙的方向狠狠的剜了一眼,似在警告他不要乱说话。

    秦夙向来不受任何人约束,雪颜的那两记目光,他也如未看到般。

    “啊,雪阁主,这样怎么了?这样热的天,穿这样高领子的衣服,当真不热吗?”

    雪颜的脸上浮上一抹可疑的红色。

    她心里恼火极了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穿这样高领子的衣服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还能这么冠冕堂皇、正人君子般的问她为什么。

    雪颜咬牙切齿的解释:“曜王陛下,民女偶感风寒,怕温度突变增减衣服会导致伤寒加重,所以才会如此!”

    她还是像之前那样解释着。

    心想着,秦夙应当可以放过她了吧。

    但是,她差点就忘了,秦夙根本就不是一个心慈之人,他只会变本加厉,心慈心软之类的词,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,卑鄙、无耻倒是会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下一秒,秦夙低头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如果雪阁主不解释的话,孤王还以为,雪阁主穿这么高的衣领,是为了掩饰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‘咳咳’两声,雪颜差点一口唾沫呛到自己。

    秦夙向来说话吓死人不偿命,雪颜的心被秦夙一句话抬的老高,恰好万元也从房里走了出来,雪颜下意识的脱口反驳:“我能有什么好掩饰的,曜王陛下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夙狭长的凤眼惑人的眨了眨,里面妖冶的光芒四射,十足的妖孽,低沉的嗓音,带着磁性的沙哑:“孤王还以为,雪阁主是为了掩饰脖子上的什么痕迹!”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X2412141